返回

太玄战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人形火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由于白天走了太多的路,左腿疼痛加剧,吴东方晚上睡的并不踏实,凌晨三点被外面传来的怪声惊醒。

    醒来之后怪声仍在持续,怪声应该是某种大型动物发出的,有些像牛叫,却比牛叫更加沉重也更加刺耳,所在的位置应该是在东南方向的河谷,也就是他先前养伤的河岸下游的某个地方。

    吴东方从没听过这种声音,根据声音来看这只动物的体形应该非常巨大,此外声音里夹杂着痛苦和愤怒,表明它正在与什么东西进行搏斗。

    心存好奇,吴东方拄着树枝走出山洞,今天是月初,天上无月,外面很黑,东南方向的河谷里隐约有火光传出,忽明忽暗,飘忽不定。

    摸索着爬到山洞顶部,他看到了恐怖而奇异的一幕,在距离此处十几里的河谷中,一只巨大的蛇形动物正攀附着河谷东侧的悬崖快速向上移动,这只动物的体长足有二十几米,体宽也不止一米,体形与巨蟒有些类似,但它绝不是蟒蛇,因为它的头部与蟒蛇不同,虽然由于距离的关系看不到细节,却能看出它的头部比蟒蛇要宽很多,更像是牛头。此外,通过它在峭壁上的移动姿势可以看出这个大家伙很可能长着爪子。

    不知名的庞然大物固然恐怖,但真正令吴东方感到惊骇的是怪物的对手,一团酷似人形的赤红火焰在空中和河谷中疾速反复,不时发出圆形火球攻击悬崖上的牛头怪物,试图将它逼回谷底。

    怪物被火球击中,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但它并没有调头回到谷底,而是加快速度拼命上爬,就在它即将爬到崖顶的时候,那团人形火焰快速靠近了它,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没有看清,只看到在那团人形火焰靠近了怪物之后,怪物哀叫着跌回了谷底。

    人形火焰紧随其后落入河谷,光亮消失,河谷陷入黑暗。

    直到这时吴东方才回过神来,他可以肯定先前看到的一幕绝不是自己的幻觉,那个牛头蛇身的怪物确实存在,也确实被那团人形火焰击败了。这时候是四千年前的夏朝,有大型未知生物也很正常,但不正常的是那团人形火焰,那团火焰酷似人形,在对怪物发动攻击的时候也有着明显的策略,如果说那团火焰内部就是一个人,那这个人是如何耐受住火焰高温,又如何能够飘在空中?如果说火焰内部不是人,在发动攻击的时候为什么会有人类的策略?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河谷里再度出现了光亮,这一次光亮没有升空,而是沿着河谷快速向上游移动,几分钟之后离开河谷来到宽敞区域,在这里做了短时间的停留之后快速升空,向东方风驰而去。

    由于距离的缩短,吴东方清楚的看到那团火焰的内部是一个人,虽然看不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却能确定火焰里面绝对是一个人。

    匪夷所思的一幕令吴东方睡意全无,坐在山顶出神发愣,他本以为夏朝与现代无非是在科学技术和文明程度上有差别,但现在他发现自己把问题想简单了。除此之外他的自信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如果先前那个火焰里的人冲他发起攻击,不会比踩死一只蚂蚁更困难。

    清晨五点,山里再次下起了小雨,这里经常下雨,多的时候一天能下四五次,但每次雨势都不大,持续时间也不长。

    天蒙蒙亮,吴东方就离开了山洞,中途以匕首削了两根Y形树杈充当拐杖,下到东方河谷,沿着河岸向下游走去,他要去昨夜那只怪物和人形火焰搏斗的地方看一看。

    由于腿上有伤,他走的很是缓慢,两个钟头之后方才来到了下游的那处河谷,隔了很远他就看到那只怪物的尸体肚皮朝上仰卧在东侧河岸的沙滩上,他昨晚猜的没错,这只怪物确实长着四只爪子,与鳄鱼的爪子有些相似。身上有多处明显的烧伤,没有被烧伤的地方覆盖着巴掌大小的黑色鳞片,头部被人劈成了两半,红白相间的**触目惊心。

    这只庞然大物的肚子也被人豁开,腥臭的肠肚流露在外,一堆被胃液腐蚀的惨不忍睹的尸骨就混杂在那堆内脏当中。

    下方几百米的悬崖底部有一处黝黑的洞口,洞口有一半浸在水里,根据洞外遗留的杂乱爪印不难看出,这只怪物先前很可能就隐藏在那里。

    吴东方没有在这里停留太久,回返之时一直暗暗后怕,昨晚那个人形火焰很可能是火族的一名神职人员,来这里是为了寻找昨天上午被他杀死的三个火族族人,如果不是这只吞吃了他们尸体的怪物做了挡箭牌和替死鬼,对方很快就能找到真正的凶手,也就是他。

    回到上游平坦区域,一脸焦急的冥宛向他跑了过来,焦急的说着什么。

    吴东方冲对方笑了笑,冥宛可能是发现他不在山洞了,才跑来这里寻找的。

    言语不通,二人就无法进行交流,冥宛扶着吴东方回到山洞,递过来一个小陶罐,吴东方伸手接过,发现里面竟然是半罐粟米粥。

    “我吃过了,带回去给你的孩子吧。”吴东方放下了陶罐。

    冥宛不明所以再次递送,吴东方小心接住放到了地上,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嘴,“我吃过了。”

    冥宛疑惑的盯着吴东方,吴东方冲她笑了笑。

    冥宛没有再坚持,提着陶罐走出了山洞,临走之时异常严肃的指了指吴东方的腿,又指了指山洞,意思是他腿上有伤,不要乱跑。

    吴东方微笑答应,目送冥宛离去,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冥宛的丈夫,冥宛家里的屋子在村里也最破,她还会冒着危险去河边寻找食物,这些都表明她的丈夫很可能出了意外,说的直白一点就是冥宛可能是个寡妇。

    送走冥宛,吴东方再次想起了昨夜的事情,那个能够借助火焰飞行的人是不是火族的神职人员他不敢完全确定,但他能确定这个人肯定是个练气的高手,在现代也有练气的,虽然不能借助火焰飞行,硬气功打死一头牛,轻功飞檐走壁还是可以的。

    他是个军人,军人是唯物主义者,但这并不影响他相信气的存在,特种部队都要练硬气功,不相信气的存在还练个鸡毛。

    坐了一会儿,吴东方再次离开了山洞,他现在走不快,能抓到的猎物只有蛇了,在山脊西侧,山洞和村庄之间有条小溪流,在溪边喝了水,吴东方拿着两段清洗之后的蛇肉回到了山洞,与河边相比他更喜欢这里,虽然喝水远一点,但这里可以避雨,而且地势较高相对凉爽,没有河边那么多的蚊子。

    这一次他吃的是烤熟的蛇肉,村里的人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没必要隐藏行踪了。

    蛇肉发腥,而且吃多了发燥,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腿伤没三个月是好不利索的,这么长时间总不能一直吃这东西。

    倒是可以把匕首当飞刀使用,不过匕首扔不了太远,还有就是万一扔出去杀不死猎物,还可能被猎物带跑,仔细想过之后,吴东方决定制作弓箭。

    制造弓箭对他来说并不困难,竹子在这里随处可见,弓的弧度,箭的长度,羽的安插,这些都是特种队员野外生存的训练科目,找来所需材料,这才想起还没有弓弦,他最先想到的是那只怪物的大筋,不过动物的筋用来做弓弦虽然由来已久,制作工艺却非常复杂,前期还需要长时间的浸油。

    一筹莫展之时,吴东方脑海里灵光一闪,脱下了自己身上的防弹衣,防弹衣的防弹层是由特殊纤维制成的多层织物,有着极强的韧性和弹性,不过由于是交错编织,没办法单独揭下一层,只能用匕首慢慢的切下一条。

    他这也算物尽其用,防弹衣虽然能挡住子弹,对于锐器戳刺却没有太大的防护作用,简单说就是防弹衣不能充当防刺服,这种东西留着也没有太大的用处。

    切下的纤维织物跟普通的丝绸在外观上没什么区别,切下一些也没有破坏防弹衣的主体,将防弹衣重新穿好,吴东方开始生火弯折竹弓,制作箭矢。

    傍晚时分,弓箭制作完成,由于他现在站位不稳,只能射出一百多米,有效射程也就四五十米,差强人意。

    次日上午,冥宛到来,洞内的情形令她大吃一惊,洞里洞外到处都是鸟毛,吴东方正在洞外的石块上打磨一根鸟类的腿骨。

    见冥宛来到,吴东方指了指洞外的几只水鸟,这是一种生活在水边的大鸟,他之所以最先猎捕它们是因为需要用它们的腿骨来打磨箭头,鸟骨很坚硬,内部的孔洞可以通过后部的竹杆快速放血,在没有金属箭头的情况下只能用它们代替。

    冥宛见到水鸟非常高兴,放下陶罐,拿起洞外的弓箭上下端详。

    吴东方暂时停下手里的工作,歪头看向冥宛,根据冥宛的举动来看,她对弓箭并不陌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住在这里的人很少打猎。

    村落里的男人每天都会前往北方山中进行刨挖,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那里应该是一处小型的露天铜矿,挖矿就是村里男人的工作。

    主要劳动力成天挖矿,村里的粮食从哪儿来,食物从哪儿来,单靠女人肯定不行,最大的可能就是这处村落并不是完全独立的,它只是金族诸多村落其中的一个,他们为金族挖掘矿石,而金族则定期给他们提供粮食和食物。

    但事实究竟是不是这样他不敢肯定,因为语言不通,他没办法进行询问和确认。

    “过来,过来。”吴东方冲冥宛招了招手。

    冥宛放下弓箭,转身走了过来。

    吴东方拿起石块在地面上画了一方四圆,然后伸手指着冥宛说道,“冥宛”。说完又反手指着自己,“吴东方”。最后又指了指捏在手里的石头。

    “西呀。”冥宛说道。

    吴东方皱了皱眉,然后把石块放到了南侧的小圆里。

    冥宛没明白吴东方的意思,语言不通导致二人沟通困难,很多时候只能靠手势,最终结果就是双方看起来都像个傻子。

    吴东方无奈,只好又拿起另外一块石头,冥宛再度说道,“西呀。”

    吴东方又将石头放到了南侧的小圆里,模仿着冥宛的发音但是加了疑问语气,“西呀?”

    这一次冥宛明白了,拿起其中一块石子逐一放到东方,北方和中央,“西呀,西呀,西呀。”

    说完又捏起一根树枝,逐一放到五个方位,“么里,么里,么里,么里,么里”。

    吴东方见状彻底放下心来,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学习夏朝的语言,但是在此之前他必须确定冥宛所使用的语言与其他四族是通用的,只有确定了这一点才敢开始学习。这就像老外到中国一样,要学中文必须确定学的是普通话,辛辛苦苦学了门外语,最后发现学的是少数民族的方言可就完蛋了。

    确定了语言通用,吴东方立刻开始学习,冥宛也尽心教他,冥宛每天快到中午的时候就会回村,可能是要给矿上的男人做饭送饭,午后她就没什么事情了,吴东方狩猎非常在行,每天都有猎物给冥宛带回去,不需要给自己的两个孩子额外寻找食物,冥宛就有更多的时间教吴东方讲话。

    世人普遍认为要当特种兵必须人高马大,非常强壮。事实上这种认识是错误的,特种兵要学习射击,格斗,刺杀,爆破,照相,窃听,游泳,滑雪,攀登,跳伞,警戒,侦察,搜救等战术技能,而且还要掌握疾病的防治,野生动植物的相关知识,要学会这么一大串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所以部队挑兵的时候最先考虑的并不是外貌和体格,而是智商,笨蛋是绝对不能领回去的。

    吴东方很聪明,学习的过程中并不死记,而是努力找到夏朝语言与现代语言的共同之处和不同之处,四千多年了,语言的变化肯定很大,但终归还是有一些相同或者说是相似之处,找到规律,学的就快,记的就牢,一个月之后,他已经能和冥宛进行简单的对话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