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玄战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三章 无聊的生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条腰带,柔软的金属腰带,有四指宽,一端有扣环,另外一端是虎头插钩。

    “这东西有什么用?”吴东方掂量着这条腰带,腰带不重,也就三四斤,样式也不古老,泛黄光,不像有年头的东西。

    “这条铜带被我们以金气淬炼过,你捆在腰上,如果遇到危险就用力把它拍下去。”皮球指着凸起的虎头冲吴东方说道。

    “拍下去会有什么后果?”吴东方凑近火光,细看虎头插钩,仔细一看发现老虎的鼻子部位与整个插钩并不是一体的。

    “你拍下去我们就知道你遇到了危险,会在最短的时间里把你拉到都城。”皮球说道。

    “真的?”吴东方持怀疑态度,金族的都城离这里具体有多远他不清楚,不过从这里走到部落要三天,从部落快马加鞭回都城又得一天一夜,距离至少也在五百里以上,他知道金族能够操控金属,但他没想到金族能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操控金属。

    “我们三个这几天一直忙着淬炼这条铜带,耗损了大量的金气,你千万不要小看它。”皮球正色说道。

    “我没有小看它,我只是没想到三位天师如此厉害,竟然能在数百里外作法。”吴东方急忙回环,皮球虽然喜欢邀功显摆,还不至于夸大其词,这条腰带一定费了他们不少的心血。

    没人不喜欢听好话,皮球闻言脸色转晴,“对我们来说这样做也不容易,不过你是我们的白虎天师,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我们也要保证你的安全。”。

    吴东方再度道谢,转而将这几天与冥月推敲的结果告知皮球,皮球在金族的三个天师里心机较浅,也最好说话,他想听听皮球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这几天我们也想过了,像你这种情况,目前还没有适合你的练气方法,到最后很可能要借鉴和融合其他四族,这件事情我们会慢慢想办法,你就不用管了。”皮球说道。

    “天师费心了。”吴东方拱手道谢。

    “你是老三的女婿,也是我们的白虎天师,没外人的时候不用这么客套。”皮球摆了摆手。

    “犀伯。”吴东方再度拱手。

    皮球满意点头,“没事儿的时候别总在洞里窝着,在自己地盘上随处走走,也不用避讳村民,你越不想让他们看到,他们就越好奇。”

    吴东方点头应是。

    “好了,你睡觉吧,我回去了。”皮球转身向洞外走去。

    吴东方出来相送,饭桶也跟着扭了出来。

    今晚有月,不算太黑,可以看到皮球腾空之后并没有立刻回返,而是在周围转了好几个圈子,这么做的目的很可能是为了观察周围的地势和山势,以便于日后万一发生意外能够安全的将他拉走,如果不确定高度,回拉的过程中很可能撞上那些较高的山峰。

    直至皮球走远,吴东方才回到了山洞,金族三位天师对他的保护和帮助当真是无微不至,在心里喊他们麻杆皮球是不对的,以后得喊故伯和犀伯。

    得到了这条保命的腰带,他彻底放心了,他从没担心过自己的安全,他担心的是冥月,冥月以前戴着面具,别人看不到她的样子,所以她相对安全。但是自从她摘下了面具,色狼就来了,虽然冥震杀掉了一个,谁能保证以后不会再来一个,再来一个怎么应对,这是他一直担心的问题,现在这个问题终于不是问题了。

    清晨和傍晚是打猎的好时机,大清早吴东方就起来了,带了弓箭外出狩猎,饭桶跟出了几十步,不跟了,调头想要回去。

    吴东方跑上去抱住了它,带着它往南走,不能总让饭桶留在山洞里,得让它熟悉外界的环境。

    走出两三里,吴东方把饭桶放了下来,这时候饭桶已经看不到山洞了,只能跟着他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哼哼。

    打猎需要安静潜伏,带着饭桶自然不会有太大的收货,不过带它运动运动也好,有助于它的消化。不过饭桶很懒,走几步就不愿走了,但是它也不敢独自待在树林里,见吴东方不等它,只能一路小跑的追上去。

    运气不好没打到什么猎物,最终只能跑到河里捉几条鱼拎着,这时候的鱼警惕性比现代的鱼要差,个头却要大很多,只要算准视线入水的折射角度很容易就能捉到它们。

    回到山洞,发现冥月来了。

    经过几天的养精蓄锐,他很想念冥月,不过冥月脸上依旧是那种严肃冷淡的表情,令他虽然有心亲近却不敢轻举妄动。

    冥月是来送粟米给他的,听完他对昨夜事情的讲述,也没有多待,转身下山去了。

    他没告诉冥月腰带的事情,如果冥月知道腰带的作用,万一出现了危急一定会跟他推让。

    “没事儿多坐一会儿呗。”吴东方厚着脸皮挽留。

    “村里有人被毒蛇咬伤了,需要盯着。”冥月没有停步,甚至没有回头。

    “黑熊给饭桶的那个内丹给我吧。”吴东方又喊。

    冥月转身走了回来,将那枚紫色内丹交给了他。

    “这东西怎么用?”吴东方问道。

    “让它吞下去就可以了。”冥月转身离开。

    目送冥月走远,吴东方叹了口气,叹气有多种原因,有对冥月离开的失落,有对自己总惦记着干坏事儿的反省,也有对性别和性格差异的无奈,用现在的话说冥月属于相敬如宾型的,而他则属于没有风度型的。

    军人喜欢锻炼身体,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宣泄旺盛的精力和体力,既然暂时不能学习法术,锻炼身体就成了首选,闲暇之余就是带着饭桶四处游荡,饭桶虽然贪吃却非常聪明,能听懂他的话,甚至能读懂他的眼神,这些跟它吞服了内丹可能有一定的关系。

    眨眼就是一个月,天气转凉了,这段时间他只得逞了两次,也不知道冥月本身就对这种事情很排斥,还是她认为这只是尽义务,半个月一回,搞的吴东方无比郁闷。

    可能是出于保密考虑,冥震他们也没有再过来,吴东方每天就是到处转,偶尔打到比较大的猎物就扛到村子里与全村老少一起吃喝,对于他的这种行为,冥月是持反对态度的,认为他缺乏巫师应有的威严,不过虽然心存不满却管不了他,说过几回,吴东方全当耳旁风。

    时间一长,吴东方发现了规律,如果一段时间里他表现出了很重的敌意或者是抗拒,冥月就会陪他一晚,如果表现的很好,就是标准的半个月。

    发现了规律,吴东方并没有去激发和使用这个规律,反而有点烦了,这说明冥月只是把这件事情当成安抚他情绪的义务,本身并不喜欢。既然对方不喜欢,兴趣直接掉一半。

    虽然兴趣掉一半,到了半个月他还是忍不住,这时候他才发现孔夫子说的真有道理,食色,性也,吃饭和耍流氓都是人的本性,想压制住很难,最主要的是这个人是他老婆,跟自己老婆还得压制,实在是太郁闷了。

    一天中午冥宛过来了,给他送来了一件长袖的衣服,可能是出于避嫌,衣服送来冥宛就匆匆离开了,临走还叮嘱他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是她送来的衣服。

    目送冥宛离开,吴东方有点后悔了,他本来就是农村的孩子,不喜欢成天端着的女人,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把冥宛娶了,又会做饭又会做衣服,知冷知热也挺好。

    有些事情想想是可以的,却不能真的付诸实施,冥宛的男人对她很好,听村里人说冥宛又有了。

    南方虽然没有寒冬,却也有四季之分,到了秋冬时节气温也会转凉,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追逐一群山羊,这群山羊有十几只,生活在村子西北和正北的山里,那里地势很复杂,有很多悬崖峭壁,山羊非常警觉,每次都能及时发现危险,借助那些极为陡峭的峭壁快速逃走。

    太阳快下山了,吴东方把今天最后的希望寄托到了这群山羊身上,这群山羊的嗅觉非常敏锐,为了防止它们闻到饭桶身上的气味,他把饭桶留在了远处的树丛里,自己小心的靠近了那群山羊所在的峭壁,这处峭壁呈马蹄形状,下方是乱石谷,离崖顶有三四十米,他藏身的草丛位于正南方向,那群山羊正在正北方向的峭壁上吃草。

    山羊这种动物有个怪癖,哪儿危险就往哪儿跑,平地上有草偏偏不吃,就爱到悬崖上觅食,最主要的是峭壁上的草跟平地上的是一样的,它们可能感觉越难得到的东西越是好的。

    吴东方耐着性子看着山羊在峭壁上蹦来蹦去,目前双方的距离在一百五十米左右,他现在开弓能射出一百米,只要有山羊进入射程,他立刻就会放箭,要想直接把山羊射死,距离绝不能超过五十米,但山羊警觉性太高,五十米内很可能察觉到他。而这里是峭壁,只要把山羊射伤它们就会跌下去摔死。山谷并不深,也有一定的坡度,可以下去把摔死的山羊再背上来。

    头羊最先进入射程,吴东方没有放箭,遇到成群的动物他通常不会射杀领头的,一来它们往往个头很大,难以射杀。二来它们往往担任了保护种群的任务,杀了它们整个种群就会失去保护。

    山羊后面是头母羊,大着肚子,吴东方还没放箭。

    在这只母羊后面又是一只公羊,正猥琐的闻着母羊的气味,一副陶醉的神情。

    就你这个流氓了!

    吴东方弯弓急射,骨箭射中了公羊的脖颈,公羊吃痛乱蹦,直接从峭壁上摔了下去,其他山羊受惊,在头羊的带领下离开峭壁,逃入了北方林中。

    吴东方小心的下到谷底,先在谷底转了一圈,确定这里没有蛰伏其他动物,这才回到山羊旁边,见猎物已经死透,就收回骨箭把猎物背在身上往上攀爬。

    这只山羊有六十多斤,背着它攀爬很是困难,就在他爬到一半的时候,一支利箭射中了他抓附石壁的右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