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狂武战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05章 裁决之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叶轻寒一脸无语的看着圣棋尊和暗行者,觉得二人是在唬自己,天下间哪来的替天行道者?还裁决之刃,天器,吓唬三岁小孩子罢了。

    别说叶轻寒不相信,炎傲也是一脸质疑。

    就在这时候,神鸟慢慢从叶轻寒的血脉中演化出来,一本正经,一脸严肃的说道,“不瞒你们说,其实本神鸟也是替天行道者,这位仁兄是暗行者,本神鸟却是智慧行者!他用的是裁决之刃,本神鸟用的是裁决之脑!我的大脑绝对仅次于老天的存在。”

    叶轻寒闷哼一声道,“滚一边去,他们唬我就算了,你添什么乱子。”

    暗行者冷冷的瞥了神鸟一眼,缓缓抽出一柄充斥火焰的刀,看不出品阶,但是显而易见,可以轻松撕裂叶轻寒至圣金身。

    “这把是裁决之刃,你觉得和永恒圣器比起来,跟这头所谓的神鸟大脑比起来,谁更胜一筹?”暗行者盯着叶轻寒和神鸟问道。

    “这年头打架还用拳头么?都用大脑了,知道不?”神鸟脑袋一缩,看向裁决之刃,火焰似乎是真实存在的,虽然没有靠近,但是看得出是个极品,可不愿服软,叨咕道,“谁知道你这是不是打造出来的花哨兵器,吓唬人还行,真打起来估计连块木头都看不断吧。”

    暗行者懒得搭理神鸟,直接收走了裁决之刃,虽然不明白这次圣棋尊叫自己来的目的,但是还是愿意陪他唱完这场戏。

    不过叶轻寒很识货,知道这裁决之刃真的绝非凡品,有点鬼斧神工的意思,永恒圣器复苏的样子他没见过,但是没复苏的时候,未必有裁决之刃这么花哨。

    叶轻寒看了看圣棋尊,闷声说道,“上人,您这次叫我来,就是想用暗行者的名头唬我一下?”

    “不不不,其实最主要的是想给你们互相介绍下,维护世界和平的任务就交给你们年轻了。”圣棋尊半真半假的说道。

    “就跟我扯,您好歹也是永恒者,拿出永恒者的威严出来好嘛,咱也不是傻子,您觉得我可以维护世界和平么?”叶轻寒自嘲反问道。

    “那就不跟你扯那些没用的,老夫和你开门见山,我希望你可以和你背后那个人断绝关系。”圣棋尊凝声说道。

    “为何?”叶轻寒皱眉问道。

    “非吾族类,其心必异!老夫不想看到和平无数年的大世界,变得生灵涂炭。”圣棋尊品了一口茶,幽幽说道。

    叶轻寒笑道,“您老人家严重了吧,我没那么大本事可以搅动世界风云。”

    圣棋尊态度陡变,突然改变说话方式,连暗行者和炎傲都屏蔽在外,冷声说道,“你背后的人应该是大世界之外的人,而能让你如此死心塌地帮助的,无非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大美人,符合这种情况的,老夫不用猜也知道是谁,她是青莲剑仙!你知道她和大世界的仇恨有多大么?你知道她有多强大么?她在利用你也说不定,别到时候被人家卖了,还帮人数钱。”

    叶轻寒眼中闪动光芒,震惊的看着圣棋尊,想不到他的智慧竟然强到如此地步,只不过和自己交流半日时间,就可以推测出自己背后的人是青莲剑仙。

    圣棋尊看着叶轻寒的眼睛,再次传音说道,“你不必说话,我可以看到你心中所想,看你的表情便知道,你背后的人的的确确是青莲剑仙,你可能不了解她,那我就告诉你吧,她是世间真正第一强者,圣国圣主也不是她的对手,虽然我没看过他们之间的战斗,但是我知道一件事,那就是青莲剑仙杀死过永恒者,而圣国圣主却没有那个能力,至少以前他做不到,但是青莲剑仙实实在在做到了。”

    叶轻寒的手都在颤抖,感觉圣棋尊实在太变态了。

    “暗行者是最接近苍天之人,他告诉我,天数将变,人力不可逆改,所以老夫从未想过通知圣国提前清理掉青莲剑仙,因为我知道天命越改越乱,现在你不明白,等到你达到老夫这个境界的时候,抬头看看天,星辰日月轨迹都可以显现天数,虽然很模糊,但是却很准确,天河涌动,黑暗将临,老夫以棋道通天,推演不出半点曙光,所以只能从你身上寻找契机。”圣棋尊暗暗传音道。

    叶轻寒沉默以对,天数将变,和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

    “一切顺应天意,上人应该能明白,我和夏九龙的关系就这么回事了,圣国盛极而衰,周而复始,他们的气运若是尽了,就该有人取代,单凭你我,是改变不了的,就算我不做,青莲剑仙不做,还有蹦出另外一个妖孽来做。”叶轻寒默默的传音说道。

    圣棋尊不再说话,看了叶轻寒一眼,许久之后叹息一声,自顾饮茶,不再多说。

    “你们都下去吧,我和炎傲下盘棋。”片刻后,圣棋尊挥手示意道。

    叶轻寒和暗行者躬身退走,给予这个老头子最高的崇敬。

    走到半山腰,叶轻寒讪笑道,“暗行者,把你的裁决之刃给我看看呗,我想看看什么是所谓的天器。”

    暗行者冷冷的瞥了叶轻寒一眼,闷哼道,“你没睡醒吧?”

    “切,小气,我家老大想看你的裁决之刃那是给你面子,不知好歹,改天让你见识下本神鸟的裁决之脑,让你见识下什么是真正的智慧大能。”神鸟傲然回击道。

    叶轻寒摇了摇头,搞不清楚暗行者的身份,但是可以肯定,这个家伙和圣棋尊肯定有关系,所以不想得罪,便带着神鸟独自离去。

    山脚下,夏九龙和玄修就站在广场上,冷冷的看着叶轻寒。

    “哟,这不是太子爷么?今天怎么这么闲,居然跑到山脚下迎我,真是让我愧不敢当啊。”叶轻寒邪魅笑道。

    夏九龙皮笑肉不笑,走到叶轻寒面前,微笑道,“看一眼少一眼,像你这样的对手,本皇倒是第一次碰到,不过你要明白,我想要谁死,他绝对逃不掉,你挑起了我的兴致,我敢打包票,你活不到庆典开始,信不信?”

    哈哈哈……

    叶轻寒大笑一声,大手搭在夏九龙的肩膀上,像是老朋友一样,不过却用更强势的话语说道,“我还真不信,夏九龙,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不就是太子爷么,靠手下多而已,我不怕!等着你,看你怎么杀死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