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修仙界移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1章 魔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接下来的数日,一切都似乎风平浪静。

    乱葬堡中的移民白日里或照顾仙灵稻,或打坐休息,晚间则是外出采集灵露,一整日都是很忙碌充实,尤其是当那已经种下的仙灵稻开始迅速生长,总算是给荒芜的乱葬堡多了几分生气。

    很多饱受苦难的移民甚至都希望这情景一直持续下去,就算累一些,辛苦一些,终归是可以接受的嘛。

    而在这期间,那李长安也亲自现身了一次,笑容和蔼,言谈恳切,仿佛也是喜事临门的样子。

    至于老王和他所联系的那些人,则是一直都没有动静。

    段横这几日则依旧保持之前的节奏,不过由于他每夜里无法采集更多的灵露,所以也不得不拿出少量的黑鳞铁,以及几颗魔核,从其他移民手中购买来十灵露,给他自己种植了十棵仙灵稻。

    他是不得不这么做的,否则别说李长安了,便是火山营保罗这一关他就过不去,必然要怀疑他到底在干什么?

    而现在,段横所种植的仙灵稻尽管只有十棵,但毕竟是等于他种下去了,保罗等人就算是想发难,也找不到借口,顶多是嘲笑段横的运气太糟糕。

    不过这也不是办法,段横手中的仙石已经没有了,而他又委实不想放弃那种吸收灵露后的神妙心境,那对于他的修行,是非常有益的。

    所以,当半个月之后,那预想中的风暴并未出现,整个乱葬堡似乎都要开始进入正轨后,段横也不得不开始思索,他要怎样捞取一些外快了?因为灵露这东西他目前还可以用他手中一些边角的黑鳞铁,或者是魔核来收购,但是他自己的修行,却急需更多的仙灵之气,这却是无法从移民中购买到的。

    但还未等段横行动,一件突然发生的事件再次打破已经平静了半个月的乱葬堡。

    “死人啦,死人啦!”

    一个人影慌慌张张,跌跌撞撞,好似见鬼了一样的冲入段横的石屋中,却是那个林可,这大半月来,他简直就成了跟屁虫。

    此时还不等段横询问,他就已经如一滩烂泥般坐在地上,脸色苍白,涕泪横流地哭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那是最可怕的诅咒,我们都会死的,我们真的都会死的!”

    段横瞅了林可几眼,直到等他稍稍安静下来,这才问道:“谁死了?是不是当日和我们一同去北区挖掘水井的人?”

    “呜呜,段横,你是不是早就猜到了?是的,除了我们这些被诅咒的人,还能有谁?太惨了,我亲眼看到的,脑袋都碎了,就像是一个被打爆了的大西瓜,好惨!”林可绝望地哭泣道。

    “是被人杀死的?还是自杀?”

    段横微微皱眉问道,他老早就觉得,李长安给出的安神符篆只怕是治标不治本,林可他们这些人肯定都是被少量的寒气入体,由于并非直接接触,所以不会当场致死,但绝对会留下后患,那也就是表现出各种幻觉,疑神疑鬼等等。

    所以当日林可等人使用了安神符篆,只能是在表面上驱除了那寒气所附带的影响,却不会真正驱除那寒气。

    于是,当时间一久,这寒气还是会爆发的。

    “不,不知道,他当时正在和人说话,然后脑袋忽然就好像是被人用狙击枪命中了一样,‘嘭'的一声就爆开了,段横,你那张安神符篆还在的对吧,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啊,我不想死!”林可忽然道,无疑他惦记这件事很久了,只不过一直不好意思开口。

    “那张安神符篆,未必有效的。”段横就叹道,不过他转念间,心思一动,就道:“不过我有比那安神符篆更有效的东西,或许能救你一命,只是代价不菲,你可愿意?”

    “呜呜,你说,只要我能做到。”那林可此刻早就被吓得六神无主,哪里还有思考的能力。

    “嗯,很简单,我救了你一命,但是从现在开始,你每日需要给我上缴两灵露,就这么简单。”段横淡淡道,他也是忽然想到这一点,毕竟他如今在乱葬堡,还是要忌讳李长安的发觉,还得防备火山营保罗那些人发难,某些门面上的事情,是必须要做的,比如每日种植一二棵仙灵稻,或许这个数目距离李长安给他定下的百人份的上缴任务相差太远,当那至少证明他是在努力的对不对?

    而李长安就算是不满意,也不大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动手,毕竟段横还是在辛辛苦苦地创造‘生产价值'嘛!

    更何况,李长安目前的大部分精力估计都放在了北区,只要段横不要表现得太过分,就没有什么问题。

    “可以的,可以的,我采集到的灵露全部给你都没问题。”实在是被吓坏了的林可,此时一口连声地道,生怕段横反悔。

    “很好。”

    段横就微微一笑,这段时间,他也一直在试图调动研究自己体内的那一缕寒气,但始终不得要领,直到今日,他才忽然想到,既然这寒气一无所动,他为何不将其再继续增加呢?

    但如今他是无法进入已经被李长安封锁掉的北区了,更别想接触到那种寒气,所以,目前整个乱葬堡,唯一还能够接触到寒气的地方,莫过于林可他们这些倒霉鬼了。

    “盘膝坐下,放松,这一张安神符篆你拿在手里,若是觉得不对劲,就直接捏了释放。”

    段横平静地吩咐着,可他心里却是没有一点把握,因为他这还是首次玩这种高难度啊!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会造成怎样的后果?也许,一个不慎,这林可的小命就玩完了。

    “抱歉了,谁让这地方人命如草芥呢,你若死了的话,却也是解脱了。”在心里默念一句,段横这才迅速出手,按在那林可的天灵盖上,既然那寒气最后爆发的位置是在头颅内,那么这里也应该就是最佳切入点。

    当然,具体效果如何,段横也完全不知。

    可是,就在他的手掌按在林可天灵盖之上的那一瞬间,他分明就看到一道无比狰狞的魔影,怒吼着就从那天灵盖内腾空而出,朝着他扑过来!

    段横心中就是一惊,这是什么来路?不过他这大半年的心志磨练,却也不是吹的,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依旧是保持心神不动,任那魔影扑上来!

    下一个瞬间,那狰狞的魔影就好像是滔天巨浪轰击到坚硬的礁石那般,化为万千碎片,随即消失。

    而与此同时,那林可却是惨叫一声,两眼翻白,直接晕死过去。

    段横眉头皱起,他之前一眼就看破那魔影不过是一种幻象,普通人,或者是心志不坚者,瞬间就能够被长驱直入,到那时,原本是虚无的魔影就会形成巨大的威胁,后果不可预测,但若是保证心神不动,那魔影自然就会被冲撞得消散。

    可是,为什么是魔影,而不是寒气?

    难道自己之前猜错了?

    可不应该啊,寒气就是寒气,绝对不会形成这样的魔影的,这是本质上的区别。

    寒气入侵,引起的幻象就如同一个人感冒了之后,会有高烧肺炎咳嗽这些并发症一样,但绝对不会因为感冒就引起阑尾炎,下肢静脉曲张,乃至脚气,股骨头坏死这些,这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

    那么——问题究竟出现在哪里?

    段横的目光里充满疑惑,只是当他的目光无意间落到林可手中还紧紧捏着的那一张安神符篆的时候,他的神色才忽然一动,即便是以他的定力,都开始有些心跳不止,因为一个无比可怕的念头正在他脑海中升腾而起。

    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段横就缓缓地将那张安神符篆从林可手中抽出来,他现在几乎可以敢肯定,那魔影就是这所谓的安神符篆造成的,甚至也是方才那个头颅爆掉的家伙死亡的真正元凶!

    如果这是事实,那么李长安给出这几十张安神符篆的动机就很惊人了,还有,现在段横也不得不怀疑,这李长安,究竟是什么人?

    认真地想了好久,段横还是放弃了拿自己来试验这安神符篆的想法,这事太疯狂,他如今就算是有点实力,也容不得出现什么差错,而且这安神符篆,将来也许还能当做是什么证据,最主要的是,此时此刻,无论有没有证据,他李长安,都足够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