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修仙界移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2章 剑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我这是死了吗?呜呜,头好痛!”

    林可虚弱的声音响起,他在昏迷了足足一个小时后,终于苏醒了过来。

    当然,原本他只应该在几分钟之后就苏醒的,不过当段横重重地在他脑袋上敲了一记后,他就不得不继续昏迷不醒了。

    趁着这个时间,段横很果断地给林可放血,在给他足足放掉了全身一半的血液之后,这才感应到林可身体中潜伏着的那一点少得可怜的寒气。

    这其实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段横还没有那么牛叉,可以如吸星大法一样的把林可体内尚未判断位置的寒气给吸取出来。

    但是在有了魔影的事情后,段横却是思索起来,且不论那李长安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只考虑那魔影为什么能够暂时压制住寒气?

    然后段横就开始回忆这半个月来,林可的一系列举动,最终就得出结论,那魔影会让林可不自觉的害怕阳光,喜欢阴寒气息,另外一到了晚上,就会变得格外活跃。

    从这些特点来看,林可会在魔影的影响下,渐渐地变成一个吸血鬼,或者是活死人,因为他的生机都会被魔影吸取过去。

    而既然没有了旺盛的生机,那么原本入侵的寒气也就没有了捣乱的目标。

    事实上,段横不太正确地认为,寒气入侵,应该就是类似于感冒病毒的入侵,那些出现的各种幻象,应该就是人体本身的抵抗,大概如此,不然无法解释那寒气可以被仙灵之气中和的事情。

    可那魔影却是采取了另外一种截然相反的方法,将寒气给压制住了,换句地球人都通俗易懂的话来讲,就是作为一个活死人,又怎么会害怕流行感冒呢?

    就是根据以上的猜测,段横便大胆给林可放血,这等于是在释放林可的生机。

    因为在正常情况下,林可自身的生命力会自动抗衡那点微弱的寒气,所以段横感觉不到,可一旦林可的生机减弱,那点微弱的寒气自然也就水落石出,方便段横捕捉清理了。

    过程就是这么简单粗暴,却非常有效。

    于是,当段横捕捉到了那一点微弱寒气,林可这幸运儿也终于苏醒了。

    “你大概会虚弱一段时间吧,但是不得不恭喜你,你已经摆脱那什么阴影诅咒,不用担心死掉了,不过,我有言在先,此事不得外传。”段横微笑道,便不再理会那尚且茫然虚弱的林可,走开了。

    他现在捕捉到了一点寒气,正忙着要去试验呢。

    另外,还有一些疑问盘桓在他心中,久久不能散去。

    李长安不怀好意,这已经是肯定的了,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仅仅是为了好玩吗?那几十个使用了‘安神符篆'的移民,假若没有被爆头的话,最后会变成怎样?难道真的会变成活死人?魔头?

    这说不通啊,乱葬堡这三千名移民可谓都是李长安手里的蚂蚁,他想捏死谁就捏死谁,想怎么炮制就怎么炮制,还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

    段横是越想越不得要领,索性他也不再去想,反正目前为止,发现这个秘密的只有自己一个人,而且这乱葬堡的屯垦计划才刚刚展开,那李长安就算是有什么可怕的惊天阴谋,也不会这么快就发动。

    只要给自己几个月的缓冲时间,自然就能逃出去,到时候爱谁谁,老子海阔天空,完全自由,哪怕是躲到莽山深处,也比现在更好啊!

    接下来段横对那一缕寒气研究就很顺利,终其原因,大概是他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力,就如之前在那北区水井之中,他完全不受影响那样,那一缕从林可体内捕捉出来的寒气很是简单的就被之前那一缕寒气同化,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事情似乎陷入了僵局,好在段横并不担心,因为很明显,他今后只要不断吸取捕捉更多的寒气,总是能够达到一个临界点的,到时候是死也好,活也好,涅槃也好,他都认了。

    可是怎样才能捕捉更多的寒气?这却是一个大问题。

    北区的水井是不能去的,而像林可这样自己撞上门来的小鱼儿,则可遇不可求,若是他段横敢大张旗鼓地跑去和其他人说他能清理诅咒,估计会立刻就惊动李长安了。

    “唉,看来还是得继续潜伏下去啊!”

    段横无奈地感慨道。

    而几乎是与此同时,在乱葬堡的另外一个区域中,某处安静的石屋内,几个人影也在小声说着什么,虽然他们都极力压低声音,但却都能感觉到他们言语中的激动。

    在这几人之中,赫然有老王和齐三怀在列。

    “确定了吗?这可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事情啊!”一个很憔悴,很普通的老太太第一个开口道,假若在外面,估计没有人会认为这老太太有什么威胁性,但此刻在这里,她的身份,似乎比滚刀肉老王还要更高一些。

    “没错的,就是剑煞!我这些年搜索下的资料和各种线索表面,这莽山地区,在几百万年之前,曾经发生过一场大战,原因不知,战斗双方的身份不知,只是根据传说,有一口宝剑,嗯,按照修仙界的记载标准,那应该是一口通灵级别的剑器,坠落于此,恰好命中莽山主脉,然后在阴差阳错之下,这残缺的剑器便与莽山山势逐渐融合,所以从高空中看下去的话,莽山的山势才会非常形似一支巨剑!而这巨剑的剑尖所在,就是乱葬堡。”

    “这漫长的数百万年下来,宝剑通灵,会自动凝聚地势,生出一缕缕的剑气,不断维护这莽山山脉,最终也就演变成了,莽山是剑,剑亦是莽山的格局,而那一缕缕的剑气不断凝聚,精纯,就会形成剑煞,若是再有几百万年的时间,这些剑煞甚至会自动形成先天剑煞,当先天剑煞凝聚到一定程度,这口宝剑便会重新出世,到那时,就不是简单的通灵级别,而是准仙器级别了。”

    这说话者,自然是齐三怀,他这个地球上民国时代的大师级人物,在这修仙界中,同样也是如鱼得水,所掌握的消息资料,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哇,那么我们岂不是发了?准仙器啊!”此时旁边一人就惊喜地道。

    “哼,发你的头?别做梦了,这口准仙器,早就被那些高门望族给盯上了,而事实上,也只有他们才能够如此自信满满地等待宝剑出世,也只有他们才能有这样的底蕴和资格,换做是你,能等得了上千万年的时间吗?人家那才是大手笔,而据我所知,这修仙界中,类似这种,以山川地脉河流大海来培养武器法宝的例子不胜枚举!我们地球人是养花种草,而人家这些高门望族,却是在养法宝,养武器,动辄上百万年,上千万年的。”齐三怀又叹息道,言语中不胜唏嘘。

    “既然是如此,那我们如今想要弄到一些剑煞,岂不是要触了那些高门望族的霉头?”那老太太就担心地问道。

    “这个不妨的,我们简直是蝼蚁一样,就如同我们在地球种庄稼,也不在乎一些小老鼠偷走少许粮食,我们现在要弄的是剑煞,又不是那宝剑本体,更何况,这莽山得有方圆数千里,你们谁有本事窃走那宝剑本体?先找得到再说吧!而且这种事情也不算什么秘密,不然你们以为我这样的小人物能打听到这种神奇的消息?人家那些高门望族不在乎的,甚至都不用派人看守,而且,历代以来,偷窃剑煞的人可不止我们这一波,比如那蛮王,再比如那不死乔伊,都曾经在这乱葬堡中窃取剑煞的,而且都捞到了不错的好处,现在我估计,那李长安也是这个心思,至于说我们这些人,不是也眼巴巴地想办法钻到这乱葬堡中偷取剑煞么?否则的话,我们又何必四处散播这乱葬堡死人太甚的消息?”

    “还有,最主要一点,我们都不贪婪,只要弄到一合数量的剑煞,我们立刻就走,绝不逗留,而这一合的剑煞,足够我们各自打造出一把九品灵兵了,所以,我再次重申一遍,莫要贪婪,今次的屯垦将军李长安,很不简单啊,我总觉得此人有点让看不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