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修仙界移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12章 终章 天道之殇 (二合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接下来,段横就常住在这草鞋巷17号,每天早晚四处溜达一番,有时候也会拎着一副棋盘与那些老头儿们厮杀一番。

    当第二年桃子熟了的时候,段横在这个小巷中已经混得和自己人一样熟稔,也就是在此时,草鞋巷中的居民才陆续从他嘴中得到一些模棱两可的信息,最终,在他们的脑海中自行勾勒出段横的职业。

    嗯,一个阴阳先生,虽然说在他们看来段横如此年轻的阴阳先生很不可思议,但也并没有让他们觉得有什么惊悚的,一切都照旧,毕竟什么年代了,老头儿老太们会认为段横太毛嫩,什么都不懂,而年轻人则是根本不会迷信,至于中年人,哈,他们更不会关心这些。

    倒是一些小孩子有时候看到段横会觉得有些好奇。

    终于,有一天中午,老修车师傅的那个小孙子和另外两个巷子里的小毛孩鬼鬼祟祟地来到段横的院子里,神神秘秘地问道:“段叔叔,我昨晚上看到鬼了,爷爷说你是阴阳先生,你能不能教我捉鬼?”

    “嗯,我也想学,我觉得,我有时候也能看到鬼。”旁边胖乎乎的叫阿牛的小孩也瞪大眼睛,很期待地道。

    段横心中大笑,瞧,种花得花,种豆得豆了,过去五六年时间里,这草鞋巷里以毛毛为首的小孩子,可是没少吃了那棵桃树上的桃子,那么自然而然的,身强体壮,百邪不侵,伐毛洗髓不必说了,单是到了晚上就比别的人看得更清楚这一点就足够了。

    小孩子嘛,别的人只能看到黑乎乎的,他却能看得更仔细。

    当然了,段横也有分寸,胆子小的孩子他都做了些安排,至于胆子大的小孩,并不会觉得这有什么。

    至于他们所看到的鬼,好吧,那其实是段横弄出来的煞气。

    所以此时此刻,当着这几个小家伙的面,段横先是露出大吃一惊的表情,随后又露出慌乱的样子,最后询问他们在哪里见到鬼了,最后才斩钉截铁地告诉他们,你们是眼花了,这世上哪里有鬼,而且千万不能乱说,否则小心被你们老爸暴揍一顿。

    然后段横不由分说的把三个小孩赶走,关上了大门,他当然知道这三个小毛孩儿主意正得很,尤其是毛毛,精明得很,他们绝对不会走。

    所以段横故意在房间里忙碌起来,不时折腾出一大把符篆,又弄出几根桃木剑,香灰什么的,总之看起来很高大上。

    而这个时候,那三个小家伙躲在院墙上可是看得津津有味。

    然后,段横就急匆匆出门了,似乎是去寻找什么外援,这个时候,三个小孩都没有迟疑的,嗖嗖嗖跳下院墙,把段横之前准备的那些东西一卷而空。

    至于段横,则快笑岔气了。

    好吧,他们的捉鬼大业就会这么开启了。

    至于这三个小孩在夜里怎么收服三团煞气之鬼的,段横没关注,过了好几天才回来,然后在那三个小孩揶揄的目光注视下在小巷四周走了个来回,最后才撇撇嘴,“没事了,你们这三个小屁孩儿,各回各家吧!”

    段横的表现自然让他们心中窃喜,因为‘鬼’已经被他们给提前灭了嘛。

    就这样,皆大欢喜。

    自从那件事开始,段横的家里就开始频繁失窃,丢的不是金钱,往往他上午刚写好的一张鬼画符下午就丢了,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自己画的是什么,毕竟本来就无鬼嘛,毛毛那三个小家伙光凭他们自己的胆气就可以灭了那些微薄的煞气了。

    不过,段横偶尔也会写一些简单的养生要诀,一两句而已,也不在乎三个小家伙是否会理解。

    就这样,几乎每个月,他们都能抓到四五只‘鬼’,渐渐的,胆子也越来越大,幸好年纪还小,否则段横估计他们都敢往坟地里跑了。

    而他们所灭掉的‘煞气’,其实都是被他们自身所吸收,但是旋即又会被段横给借助桃子来化解,这样一来,他们身体之中看不出有半点修仙者样子,就是比同龄人强壮很多,更健康,也更聪明,更有魄力。

    当他们上了小学五年级之后,段横故意让他们抓的煞气鬼难度越来越大,他们有时候得与一只煞气鬼纠缠半夜,才能勉勉强强灭掉对方,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这种与鬼纠缠对决的过程,其实也就是修仙者正常修习术法的过程。

    不过每当天亮的时候,段横都会及时给他们送上一大碗加了料的温水化掉他们体内的煞气,这个时候就不需要掩饰什么了,小孩子越来越聪明,会看出段横是故意的,幸好这三个小孩对于捉鬼的事业越来越感兴趣,就好像杀怪升级一样,除了不能掉装备,这过程都很欢乐啊。

    当他们上了高中的时候,也终于尝到了长期捉鬼的甜头,那就是面对恐怖如斯,犹如黑暗大魔王的高三学长,他们也有足够的勇气一顿老拳打得对方鬼哭狼嚎,尤其在有心仪的美女学姐在一旁看着尖叫的时候打得更嗨,尽管那位学姐其实是在心疼那位帅帅的高三学长。

    反正最后发展到他们三个人对上三十多个高三学长依旧能把对方打得落荒而逃,远遁千里,自此不敢嘚瑟。

    就这样,在某天的午后,毛毛,阿牛,大春三个人再次鬼鬼祟祟地来到段横的院子,眼睛发亮地道:

    “我们想学武功!”

    经过这么多年的默契配合,这三个小孩子早就知道段横非比寻常了。

    “可以,但是现在不传。”

    段横此时正光着膀子吃着火锅喝着啤酒,外面炎热得都快烤熟鸡蛋了,但他还是吃得很爽。

    “那要什么时候,等我们高中毕业吗?”毛毛焦急地问道,这两天他喜欢了一个班花,所以他很想露几手。

    “还是说你要提什么规矩,段叔叔你放心,我们保证行侠仗义,不欺负弱小,除暴安良,争取做一个大侠。”阿牛把两只胳膊一亮,很是霸气地道。

    “而且我们保证不会向任何一个人泄露是您传授给我们的。”大春安了弹簧一样的不断点头。

    “五十年之后,我再传你们武功,一百年之后,你们不死的话,我会传你们法术,三百年之后,我会传你们仙术,好了别多想了,你们现在还是需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找一个好的工作,娶一个大美女,生一大堆儿子才是正事!还有,毛毛,我将来会用阴谋来坑你一次,你得做好准备,不能怪我事先没有提醒你,当然,你放心,我肯定会十倍的补偿你。”段横微微一笑,也不管他们听懂了没有,就把这三个小家伙给轰了出去,开什么玩笑,若是真的传授了他们什么就可以改变一切的话,他早就这么做了,颠覆天道意志哪里有那么简单的?

    毛毛三人也并没有气馁,实际上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哪里有什么定性,此刻随着他们在学校里大出风头的事情,不知收获了多少女同学的眼球,虽然白眼球居多,可也足够他们飘飘然了,没几天,他们就把这事给丢到爪哇国去了。

    至于段横所说的什么修仙啊法术啊什么的,则只当是个笑话。

    高中三年,注定是无限精彩的,段横在远处旁观着,毛毛,阿牛,大春三人身体中没有留下任何修仙者的线索,就算天道意志来探究,也顶多是将段横假扮的段大志当做是一个末流的小阴阳先生,的确,眼下的世界里,那些动辄神神鬼鬼的阴阳先生,风水先生们,其祖辈,其师门,在早时候大多都是修仙者,甚至于,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数量颇为惊人的修仙术法保存着,而且还堂而皇之的在图书馆里,在网络上散布着。

    一找就一大堆。

    可实际上没有仙灵之气,再牛叉的功法也就是废物,垃圾。

    所以天道意志并不会关注这点,他从来不会对普通修仙者动用武力,只会用时间来让他们慢慢老去。

    可是,毛毛,阿牛,大春三人却是不同的,尤其毛毛,身负祖上百代善念,很是不凡,所以他必将会被天道意志给看重,气运笼罩在他身上越多,他的成就就会越大。

    但是,正所谓灯下黑!

    天道气运的确可以笼罩所有的官员和精英人物,却不能像间谍一样探查他们的想法和行为,实际上笼罩了天道气运的他们本身就等于进入了天道意志的盲区。

    毕竟,正常来看,谁会砸了自己的饭碗呢?

    打个比方来讲,美国的总统肯定不会突然下达核弹攻击全球的命令,一个亿万富翁也肯定不会把自己的家产全部送给一个陌生人,任何反常的事情他们都不会去做。

    唯独一点,他们怕死,他们想求长生,所以,天道意志会在他们的年龄达到七十岁后就会逐渐收回天道气运,并且开始重点监视他们,从头到尾,不留破绽。

    可是,毛毛他们那三人不一样,捉鬼是他们小时候最有趣的游戏,长大了,他们也不会超然清高到一定去当道士,在物欲和爱情的追逐下,他们会和其他的精英人士一样,很快崭露头角,并被迅速笼罩上天道气运。

    而这个时候,段横会消失,毛毛三人也不会再遇到鬼了,也许回想起来,他们会以为这是一场恶作剧。

    就这样,段横耐心地等待着。

    十七年之后,三十五岁的毛毛已经是某地市级的六把手,名校毕业,博士学位,资历显赫,夫人是某政界大佬的宝贝女儿,有一子一女,前途无量,堪称政治新星。

    至于阿牛与大春也都不弱,三个人一个从政,一个从商,一个从事科研,虽然不算同一战壕,可却依旧友情如故。

    偶尔他们小聚的时候,也会想起那个怪兮兮的怪叔叔,草鞋巷17号早就换了主人,那棵桃树也被新任主人以一个很搞笑的理由砍掉了,嗯,所谓四方的院子里有一个木,那不就成了困了吗?

    每到这时,三个家伙一边感慨回味那桃子是如何的甜脆,一边欣赏自己在智商上的优越感。

    而段横就是在这个时候重新的,当然不是他本人。

    在毛毛某次去某个贫困县出差的时候,他遇到了一只鬼,而且是猛鬼,当然以修仙者看来就是非常猛烈的煞气了。

    本来就算毛毛什么也不做,笼罩在他身上的天道气运也会迅速扑灭这团煞气的,事实上,这很正常,无数岁月来,天道意志就是用这一招吸收了天地中大多数的仙灵之气和煞气。

    搞出的花样多了去,什么读书人一腔正气,吾养浩然之气,什么啊,其实都是天道气运,这玩意天生就会吸收吞噬煞气,然后回馈天道意志本身。

    这是一个一本万利的买卖。

    而且绝无差错,想想看,有哪个读书人愿意与猛鬼大战三百回合的?除非是女鬼,官员什么的,也是凭着自己的官威来镇压,过后等天道气运吞噬了这些煞气,他们还以为自己果然是猪脚模板。

    但是现在不同了,毛毛这位老兄在第一时间乍一见到这猛鬼,还被吓了一跳,但是还未等他身上笼罩的天道气运去镇压猛鬼,他自己反而兴奋得嗷呜一声扑上去,尤其这还是他自己独身一人的时候,不用怕什么影响。

    三下五除二,毛毛就把这猛鬼给镇压了,赤果果地抢台词了。

    这个情况怎么办?

    相信天道意志根本就没有料到,实际上,煞气越重,对普通人的伤害就越厉害。

    可是如果有修仙者的根基,固然不会怕了这浓烈的煞气,但是同时也会被天道意志给排斥在外,根本就成不了官员,所以这本来应该是完好无缺的布局的。

    而毛毛只是身体强壮了一些,本身并无修仙者的根基,所以不会令天道意志生疑,实际上他也照看不过来。

    但是,天道意志并不知道,毛毛祖上百代积善,固然成不了所谓的百代善人,但自有一种善念护体,再加上段横在他小时候故意引诱毛毛三人去捉鬼,其实就是为了磨炼他们对抗收服煞气的本能。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毛毛三人对于煞气的操控水准,基本可以达到凡级术法的标准了,他们差的只是缺少仙灵之气来凝练仙鼎。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算是肉体凡胎,也是可以轻而易举的镇压住这一大团煞气的。

    所以,在此时此刻,当毛毛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的时候,段横的计划才终于成功了一小步。

    毛毛成功吸收了这一团煞气,但是笼罩着他的天道气运却只能干瞪眼。

    而且,有鉴于天道气运的守护性质,这些气运只能自动地向毛毛体内注入仙灵之气来中和煞气。

    换句话说,这其实就是在极其缓慢地消耗天道气运。

    当然了,如果段横就是想靠着这么一点点消耗来对抗天道意志,那他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有希望了。

    可是,正如同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一样,毛毛也不会止步于此,接下来段横会陆续偶尔地给他制造一些煞气猛鬼,都是在偏远的山区,而在闹市之中,就绝不会出现。

    于是这样一来,毛毛同学隔三差五就会去贫困山区溜达一圈,他倒不是专门去为了镇压猛鬼,过过阴阳先生的瘾的。

    而是每次镇压猛鬼后,天道气运都不得不给他注入仙灵之气,这种感觉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有多舒服了,更别提过后那种龙精虎猛的感觉,嗯,大家都懂得。

    于是,不懂收纳吐息的毛毛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就这么恢复原形。

    周而复始,毛毛同学乐此不疲,当然,在其他方面,他都做得很好,一年又一年,天道意志始终也没有发现什么,当毛毛五十岁,已经是一州巡抚,官声赫赫。

    五十五岁,毛毛同学终于有资格开始竞选副总统了。

    六十岁,毛毛同学进驻白宫,至此时,他身上笼罩的天道气运可谓前所未有,浓厚之极!

    而就在此时,段横终于扔出来一个大招,他以段横的身份大摇大摆的出现,这还是这么多岁月来他第一次正面的对天道意志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大动作!

    第一个月,他化身冰龙,带着青龙等三天神龙,并且邀请了神龙一族,一共十八条神龙腾云驾雾,移山倒海,暴雨毫不停歇地下了三十个日夜,令天地之间一片汪洋,泽国无数。

    第二个月,他令青缨带着飞羽剑直接斩断了洛基山等十八座山脉的根基,在没有足够的煞气和仙灵之气守护下,这不要太简单,而带来的连锁反应就是天地震荡,大地龟裂,海水倒灌,灭世之灾出现。

    这两个月之中,天道意志就乐呵呵地在一旁看着,没有半分阻拦,因为这正是他苦求而不得的啊,过去四亿年来,段横他们这些人就像是乌龟,躲在峨眉山的那个乌龟壳里面死活都不出来。

    所以天道意志很满意。

    事实上灭世算什么,过去四亿年之中,在天道意志的影响下,凡人的世界都灭了多少次了?

    而且这些年来,和十二神族的对决那一次规模小了?无论是T病毒,哥斯拉,异形,外星人入侵等等,哪一次不是得死个几百万人?

    习惯了。

    哪怕这一次段横他们真的灭世了,把所有凡人都灭掉,都无所谓,因为只要段横出招,就等于输了。

    但是第三个月的时候,段横再次出现了,把正在抗灾第一线的毛毛同学给当着无数摄像头,无数目光的注视下给抓走了,就这么给抓走了!

    那笼罩在他身上的,无比浓厚的,几乎相当于整个国家的天道气运,竟然没有发生作用!

    要知道过去两个月来,天道意志为了凸显段横的恶劣,完全采取消极对抗,甚至不惜放弃了一大批官员和精英,可是对于毛毛同学,天道意志却保护的很好,几乎抽掉了三分之二的国家气运放在毛毛同学身上。

    现在居然失效了?

    怎么可能!

    但事实就是如此!

    而且,更加让天道意志吐血的是,段横在接下来竟是以一界之主的身份宣布,毛毛同学私德有亏,所以他要收回这些天道气运。

    别的人或许没有这个资格,但是段横有,而就算他没有,他这一次也会强行动用悟道棋局,把毛毛同学身上的天道气运给掠夺过来!

    其实这些天道气运的数量并不多,大概也就就占到天道意志本身所拥有的十万分之一左右。

    可是,这对于段横他们来讲,就大为不同了,当下,在掠夺成功后,段横自己分了一半,剩下给了龙族和其他三个参与这次行动的神族,然后大家都欢欢喜喜地回家了,咱们不折腾了,有了这些天道气运打底,至少还可以再坚持十亿年,耗呗,谁怕谁呀?

    而到那个时候,天道意志能不能继续这么牛叉还不好说呢。

    至于毛毛同学,仍旧还是一脸懵逼的被囚禁在一个石室里,直到段横以真面目走进来。

    “段——段大志?”他立刻就把段横给认了出来,而且他在惊骇于五十多年后段横还保持着当初的容颜。

    “还记得我当初和你说的那句话吧?”段横微微笑道。

    “你——你是说,你早晚有一天会——会坑我一次?就是因为这个?”毛毛同学就差歇斯底里了,这事情对他打击太大了,简直和黄粱一梦没什么差别。

    “对,我同时还说过,五十年后,我会教你们法术,三百年后,我会教你们长生不老的仙术,而作为我对你的承诺,我会给你十倍赔偿,所以,你可以有十个人的名额,仔细想想吧,不用忙着拒绝,现在,你自由了,除了不能离开峨眉山之外,你哪里都可以去。”

    段横微微一笑,没理会怒目而视的毛毛同学,转身离开了,他很相信,只要不是傻瓜,这位老兄总是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的。

    当然,即便是他始终执拗也没关系,当时间流逝,当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在衰老,尤其当他还可以带着十个自己最亲的人永世在一起,不用逃离死神的惩罚的时候,没有人会拒绝的对吗?

    毛毛的事情终究是一件小事,而段横和天道意志之间的纷争却终于落下了帷幕,天道意志今后不会,也不敢再来找段横他们的麻烦了。

    段横同样也不会再去挑衅天道意志,他们会耐心地等待,等待岁月的流逝,等待着天道意志的开花,结果,成熟,然后,在死寂的黑暗之后,修仙界的道火重新燃起,从无到有,最终变得无比耀眼。

    一个又一个的轮回远去,但,我们是永恒的。

    (嗯,本书至此结束,感谢各位书友一年来的陪伴和支持,不胜感激,胡子在此鞠躬道谢,真的很感谢。接下来我就会开新书了,已经准备了十五万字存稿,过几天就会在起点首发,书名叫《我是杀毒软件》,作者懒鸟,敬请期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