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要做首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33章 名将凋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明天就是半个月之限,王家屏等人被罢黜,换上三位唐党的阁老,随后再铲除掉孙丕扬、杨俊民等人,保皇党也就一扫而光了。

    没了保皇党作为羽翼,万历孤掌难鸣,除了认输,别无选择!

    申时行反复推演,胜利之神都站在他们这一边,几乎已经是定局。

    令人奇怪的是申时行总是平静不下来,一颗心上下乱跳,似乎一张嘴,就要跳出来相仿!

    怎么会如此紧张?

    是自己多虑了,还是有什么疏漏?

    申时行在地上反复走来走去,他不仅想到了老师唐毅,假如换成师父,他会如何安排布局?

    不管如何,师父都不会如自己一般,手足无措吧!

    无关才智,实力使然。

    足足走了近一个时辰,突然有人急匆匆跑进来。

    “汝默兄,大喜!”

    敢直闯申时行书房的,只剩下他的同窗同科同乡,死党王锡爵了。他跑进来,一把抓住申时行,激动说道:“快看,这是马芳马老总送来的信。”

    申时行眼睛放光,急忙抓起来,借着灯光,仔细观看。

    马芳在十几年前就是唐毅的心腹部将,这些年来,马芳的两个儿子,马栋和马林都在唐家父子手下做事,可谓是子一辈父一辈。

    马芳万万不会背叛唐毅,万历从他身上下手,其实是打错了算盘。

    “汝默兄,马老总得到了陛下的密令,让他率领一万五千名骑兵入京。”王锡爵怒气冲天,“果然,朱翊钧和他死去的娘都是一个德行,道理讲不过,就要掀桌子!”

    申时行十分平静,笑呵呵道:“这不就是皇权吗!不管是万历,还是其他人,坐上了龙椅,都会这么干的。权力就是他们的命,为了保住权力,哪怕弄得天怒人怨,山河破碎,也在所不惜!”

    “所以我们必须完成师相的使命。”王锡爵激动道:“马老总已经说了,他表面上装作支持万历,实际上会在关键时刻,倒戈一击,帮着我们。”

    世人常说,“勇不过马芳”,马家军的骑兵就是无敌的象征,有了这一万五千人马,胜过京城几万雄兵。

    眼下京城之中,有大约四支力量,其一是顺天府的兵丁差役,以往的顺天府就是打酱油的,不过自从唐毅担任过一段时间的府尹之后,顺天府的待遇不断提高,而且为了维护京城治安,他们的兵丁差役总数超过了五千人,战力不俗。

    第二支人马就是由锦衣卫改编过来的内卫,有八千人。

    第三支是天子右弼下属的禁卫,只有三千人。

    第四支是京营,人数最多,将近三万人。

    前两支人马都在内阁的掌控之中,至于京营,其中也有不少将领站在内阁一边,但是大多数还是忠于万历。尤其是统帅王守义,此人晦暗不明,捉摸不透。

    总体来说,内阁和万历是旗鼓相当的,如果马芳能站在内阁一边,毫无疑问,内阁的战斗绝对在万历之上。

    军中没有问题,万历就翻不了盘!

    申时行和王锡爵又仔细推演了一番,终于没有漏洞了。

    两个人抬头看去,外面天色朦胧,差不多四更天了。

    “休息不了了,要上早朝了。”申时行叹口气。

    “哈哈哈,汝默兄,一战定胜负,往后有大把的时间休息!”

    他们简单收拾,分别向午门而来。

    百官齐聚,三三两两凑在一起,不停谈论着罗万化,沈一贯,邹应龙,沈鲤,赵志皋,新旧阁老谈笑风生,还在交流经验,不时互相揶揄两句,显得十分欢快,但是罗万化和沈一贯的手心都是汗了。

    他们已经得到了消息,万历昨天夜里,密召武清侯李伟和英国公张元功入宫,具体谈了什么,无从知道,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有了前车之鉴,万历多半也是想动用武力,不过内阁也不是软柿子,真要拼一个血流成河,万历也承受不起。

    伴随着悠扬的鼓乐,在几位阁老的带领之下,群臣入内,在高大雄伟的皇极殿站好。

    相比往常,时间仿佛慢了许多,当大家几乎不耐烦的时候,万历才姗姗来迟。仔细看去,就会发现万历的眼睛满是血丝,他的拳头是紧紧攥着的,指甲都是惨白之色。

    见礼之后,万历沉默半分钟,才缓缓说道:“众卿,可有本章上奏?”

    “陛下!”

    申时行直接代表百官站了出来,“内阁公示时间已到,三位阁老递补入阁。”

    万历的瞳孔紧缩一下,随机瞬间张开,他面上带着笑,“好啊,选贤举能,宰相之责,朕很高兴,又有贤才入阁辅政,大明之福啊!”

    从他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高兴,只有从里往外的冰冷。

    申时行也不管了,继续说道:“其次,王家屏等人蛊惑圣听,任用私人,以致朝局混乱,百姓疑心。臣以为陛下当下诏,澄清误会,罢免奸佞小人。”

    按照议政大会的要求,是逼着万历下罪己诏。显然,申时行也退了半步,给万历留一点面子,至于他领不领情,就看万历的了。

    “还有事情啊?”

    万历竟然没有发作,皮笑肉不笑道。

    “有,臣启陛下,今有一百余位议政代表提议,要求制定《皇室章程》,以此厘清责权,正君道,明臣职,佐皇家千秋万代,建万世不拔之基业,顺天应人,造福苍生,臣以为陛下应当准许,以昭示吾皇之恩德爱民。”

    好话,真是好话!

    万历心中涌起一句话:好话说尽,坏事做绝!

    申时行一共提了三个事情,安插他的人,干掉自己的人,接着又要立法,限定朕的权力,不但你们不把朕当回事,还要世世代代,都不把朕当回事!

    是可忍孰不可忍,朕绝不会让你们得逞!

    万历突然站起身,斜眼望着大殿金碧辉煌的顶棚,放声狂笑,笑声不停回荡。

    “好啊,朝廷有了申阁老,还要诸位臣工,大事小情,朕都不用担心,垂拱而治,比起古之圣君,也差不了多少,当真是盛世大明,历代绝无仅有。朕真是高兴,太高兴了。既然诸位臣工都有了章程,朕就不用担心了。退朝!”

    万历一甩袖子,转身离去。

    所有大臣都愣了,心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帝这就认输了,大家攒了足足的力气,要好好和万历讲讲道理,敢情力气都没用了?

    大家还迟愣的时候,申时行心中的不安却更加强烈了。

    他站出来,大声道:“诸公,既然陛下已经批准,我等就该立刻回去落实,邹阁老,沈阁老,赵阁老,你们三位随着本阁过来。”

    申时行领头退出了皇极殿,直奔会极门,邹应龙紧紧跟着,他的资历最深,幽幽道:“申阁老,老夫觉得今天有些异样。”

    “没错,所以我们要尽快去内阁坐镇,以防生变。”

    七位阁老,迅速赶到内阁,申时行立刻拟定一道命令,着京城内卫人马护送王家屏等人即刻离京。

    “邹阁老,您担任过云南巡抚,有过领兵经验,内阁分工,你就负责军务,眼下烦请邹阁老立即前往京营坐镇,若是缺少粮饷军械,立刻上报内阁。”

    人手补起了,第一件事就是掌握兵权,申时行可不想提心吊胆了。

    “好,老夫这就去!”

    邹应龙起身,刚要离开。

    突然有中书舍人跑进来,大叫道:“不好了,不好了!张元功率领着人马,把议政会议给包围了!”

    “什么?”

    申时行豁然站起,当真是好大的狗胆,竟然敢包围议政会议。要知道那里面包括三十位德高望重的资政,还包括各省的代表,抓他们,就是公然打所有人的脸。

    大家伙互相看了看,心中都有数。

    果然万历掀桌子了,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先向议政会议下手。这一轮万历倒霉就倒在了议政会议身上,他的皇帝权威,无往不利,唯独遇上了议政会议的民意压力,就弱了三分,无论如何,要拿下来!

    同样的,内阁也是必须保住议政会议。

    “元驭兄,你立刻调集顺天府的人马,前去救人!”申时行又对着罗万化道:“罗阁老,你去城外,调马芳人马进京。”

    “明白!”

    王锡爵和罗万化去安排,邹应龙也急匆匆赶往京营,显然,三万京营未必都站在了万历一边,能争取多少就是多少。

    “邹大人,让你冒险了。”

    “为了道义,老夫百死不悔。”

    内阁快速行动,一刻不停。

    单说罗万化,他急速出城,到了德胜门外,走出不到五里,就是马芳的军营。离着远处,就看到一大片帐篷,罗万化的心不由得松口气。有了人马,就有一切。

    往前走了一段,突然罗万化大惊失色,只见军营里面到处都是白幡,出入的士兵头上扎着白带子,脸上都带着泪痕。

    “这,这是谁死了?”罗万化抓住一个士兵,惊讶问道。

    士兵哭丧着脸道:“老总镇昨天夜里去了。”

    马芳死了!

    罗万化一听,天旋地转,险些摔倒,手下人扶住了他,罗万化像是疯了一样,挣扎着就往军营里跑。

    一边跑,一边大喊:“谁是主事之人,快出来见本阁!”

    罗万化只剩下一个念头,这一支人马万万不能出差错,不然一切都完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