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庄子的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12章 宋剔成终于下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被这些隐藏得很深的隐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回来后大家一个个都怀疑人生。

    五隐士得知内幕后,心里就是不服。

    “干!他们已经不是道家了!他们已经被世俗俘虏了!”

    “干!坚持到底!我们不要被他们给忽悠了!他们对道家的理解,已经偏离了!对生存的理解,已经偏离了。

    他们把生存仅仅理解为个人的自身生存、自己家人的生存,而忽视了别人的生存、天下人的生存,他们这就偏离了道家学说思想。

    试想?天下不太平,周围人都无法生存下去,你能生存得很好吗?你能保持长久吗?你也只是图一时的安逸而已!”

    “干!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为了宋国、为了道家,而是为了天下苍生!道家没有一个更大地道场,就无法将道家学说传播天下!”

    “干!我全力支持!干!我愿意献出我的生命!干!”

    “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决定干了,就坚持到底!我们要是指望宋剔成来传播道家学说,那就别指望了!可以想象!宋剔成的宋国一旦强大了,宋家子孙一样会走称霸天下这条不归路!干!只有道家接管宋国,道家才能真正地发展起来,道家学说才能传播天下。”

    在五隐士的坚持下,大家的决心又坚定了。

    现在!就等庄子一声令下,大家就冲进皇宫,将宋剔成斩首。

    宋国的皇宫内有地宫,所以!大家决定,把起事时间定在上午早朝的时候。这个时候,宋剔成绝对在朝堂之上处理朝政。先封锁住朝堂那边,然后!各个击破。

    皇宫内有地宫不怕,我们以后不在这里建都,我们把都城移一个地方。皇宫这里,我们派人日夜监视,所有躲在地宫中的人,一经出现,格杀勿论。

    还就不信了,地宫中还能生存一年半载?一股毒烟扇下去,还不跟老鼠洞里的老鼠一样,乖乖地出来了?

    现在的庄子,就等娘亲那边的消息。一旦有了消息,就着手行动。

    奇了怪了,娘亲一直没有消息,而宋剔成那边,也一样没有传出任何消息。

    更是让庄子觉得奇怪地事,也没有容儿的消息。

    根据黑衣师兄讲的,容儿应该早已来到都城了,可他怎么搜索也搜索不到她的信息。

    难道?容儿也跟娘亲一样,被宋剔成就那么悄无声息地解决掉了。

    关于容儿来都城的消息,庄子并没有告诉五隐士。

    要是五隐士得知他的心里又多了一份牵挂,必然会怀疑他的决定。

    还有!其他人也会怀疑:我们是来“道家取宋”的?还是来帮庄子救人的?

    怎么给人的感觉是来救人的?

    怎么给人的感觉是上当受骗了?

    怎么给人的感觉是:以道家取宋为名,而救人是实?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皇宫那边传出了消息:戴六儿欺骗君王,犯了死罪,主上决定将其处死。

    “信息可靠?”庄子问。

    “可靠!”

    庄子想也没有多想,进入内视世界,去了皇宫,打听具体情况。结果!令他震惊!一切都是真的。

    当然!这次处死戴六儿并不是公开的,而是皇宫内部秘密进行。

    “什么?戴六儿是先主的小公主?她是司城青莲?”

    后宫中,迅速炸开了锅,很多后宫遗老都不敢相信,戴六儿就是屈公主生养的那个司城青莲?

    “不要说了!是假的!她是冒充的!”

    “冒充的?”

    “她不知从哪里拿来一个蓝底绣青莲的兜兜,说是信物。结果!跟画像上的那个蓝底绣青莲的兜兜完全不一样。主上大怒,把她打入死牢。”

    “不能说!不要说!主子正为这件事生气!已经下令了,不许任何人说。”

    宋剔成端坐地寝宫之中,一言不发,怒目而视。

    寝宫外,黑衣护卫正在发号施令。

    “今日之事,只有天知、地知,其他人一个不知!否则!”黑衣护卫朝着周边的人喝令道:“死!”

    “是!总管!”

    “传令下去!走漏消息者诛杀全家!”

    “是!总管!”

    那个给伍公公下毒的小监弓腰走过来,低声说道:“总管!那?后宫那边呢?现在!后宫那边听说都乱套了。有不少人得知此事后,都在议论。听说!屈公主生前对她们有恩……”

    黑衣护卫手臂一挥,喝道:“告诉她们!是主上的意思!违令者,同罪!”

    “是是是!”

    见小监正要转身,又道:“封锁不住那些人的嘴,还封锁不住侍女、小监们的嘴?”

    “是是是!”小监一连声地答应着。

    对付那些遗老们没有办法,对付下面那些服侍的下人还没有办法?杀几个多嘴的,就能堵住所有人的嘴。

    看见宋剔成后,庄子恨不能当场杀了他。遗憾地是!这是在内视世界里,他无法杀手。

    杀人可以!但必须进入对方的大脑系统,也就是进入别人的心理世界,以另外一种方式杀人,心理杀人。他试图进入宋剔成的大脑系统,可让他没有想到地是:宋剔成的大脑防御系统相当地强悍,根本进入不了。

    “你?你?你宋剔成!我要杀了你!”

    眼睁睁地看着仇人在眼前,可他就是拿人家没有办法。

    到了外面,他又想入侵黑衣护卫,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呢?我娘的那个蓝底绣青莲的兜兜是假的呢?与画像上的不一样呢?

    怎么可能呢?

    这这这?

    这还用问?这是宋剔成找借口杀人!

    也奇怪了!黑衣护卫的大脑系统的防御机制也相当地强悍,也一样无法入侵。

    看来?黑衣护卫与宋剔成早有防备,其中做了手脚,让你无法入侵。

    无奈之下,庄子入侵了几个普通护卫的大脑系统。结果!这些人说他们什么也不知道。说他们当时不在现场,后来又不让说,所以!真的不知道。

    “那?先前是谁值班?值班的人呢?”

    经过逼问,得知值班的人是谁后,庄子又去找这些人。结果!这些人也说不出所以然。

    “我们站在寝宫的外面,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根本不知道。”

    接连问了好几个当时值班的人,结果回答都是一样地:不知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