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庄子的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23章 明知是圈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庄哥哥!”

    见把庄子踹飞了,从二楼窗户上飞出去了,容儿又担心地惊叫起来。跟在后面,跳出了窗户。

    庄子一点防备都没有,也就一眨眼的功夫,摔到了地面上。不过!凭着人的本能反应,没有摔成重伤。但是!牙齿磕到地面上,当场就流血了。

    “庄哥哥!呜呜呜!对不起!呜呜呜!”

    容儿跳落下来,奔跑过来,把庄子提了起来。

    庄子坐在地面上,一时还是反应不过来,用手本能地摸着嘴角的血。

    “庄哥哥!你没事吧?呜呜呜!”容儿心疼地伸手过来,擦着庄子嘴角上的血。

    “没事!死不了!”

    “对不起!庄哥哥!呜呜呜!”容儿哭着把庄子抱着,把头靠了上去。“为了娘!为了咱们儿孙,为了宋国不再内乱,为了天下太平!庄哥哥!我们去赌一回吧!呜呜呜!容儿准备好了!呜呜呜!”

    “唉!”庄子叹了一口气,看着二楼窗户口,对容儿说道:“当断不断,这次又寒了道家隐士们的心了,我庄子再次让道家失望了!呜呜呜……”

    说着!爬起来,趴到地面上,朝着二楼窗户口方向,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

    “崩!崩!崩!”

    “如果还有来世!我庄周一样要去救娘!我庄周让你们失望了!对不住了!呜呜呜……”

    磕完头,庄子站起身来,拉着容儿的手,往都城方向而去。

    二楼的窗户口,挤满了道家隐士。

    看着庄子、容儿远去的背影,一个个泪流满面。

    站在个人的角度上,当面临这种事的时候,当娘亲被人拿捏的时候,我们的想法都是一样地:救人。

    当站在道家的角度上,站在道家学说传承人的角度上,无论他如果选择,都是对的也都是错的。

    当年杨朱传道,没有保护好家人,结果家人都被人杀了。作为一个传道士,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的内心痛苦,可想而知。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将杨青儿托付给了天涯无名。庄子与容儿的事,是娃娃亲,没有办法。

    作为传道士,你有了家眷的拖累你就无法安心传道。别人拿捏你很容易、很简单,把你的家眷控制住了你就乖乖投降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杨朱不希望庄子有家眷拖累。

    “放了我!放了我!”大块头在地上挣扎着,喊着。

    大家这才回过神来,把大块头给放了。

    大块头已经知道了,庄子与容儿两人走了,他瘫坐在地面上,跟个撒泼的女人似的,双手拍打着地面,说不出话来,他的心里充满了懊恼和着急。

    胖隐士也被放了,走了过来,看着大家。

    “你们啊?你们?唉!”胖隐士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第一次道家起事的时候,也是这种情况,他们并没有得到白圭白老的指令,就擅自动手了。结果!让白圭很为难。结果!失败了!”

    “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如果有人根本不顾白圭和戴大侠,继续下去,也许?道家成功了。”

    “唉!我们这些人啊!都是不能成大事的人!看待事物还是把握不透!”

    “对对对!我们都是什么人啊?我?”

    众隐士一个个自责起来。

    “啪啪!啪啪!……”

    大块头用双手拍打着地面,眼睛朝着众人看着。

    大家这才停止了吵嚷,看着他。

    “大块头!你娃啊?你?还赖到地上了?起来!”一个隐士上前,把大块头拉了起来。

    “大块头!我们?我们现在怎么办?”又一个隐士上前,问道。

    “还能怎么办?由他们去吧!”大块头爬起来,坐到席位上,抹了一把脸,喝了一口茶。然后看向大家,最后把眼睛盯在那四个按倒他的隐士身上。

    “你们四个!你们?唉!”大块头摇了一下头,都不知道说他们什么好?

    “对不起!大块头!”

    “对不起!”

    “对不起!我们这不是?”

    “我?”

    四个人都看着大块头,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庄哥哥!对不起!呜呜呜……”

    庄子没有回答容儿,只是将容儿搂到身边,继续迈步往前走着。

    “庄哥哥!对不起!呜呜呜……”

    庄子搂了搂容儿,这才说道:“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庄周!庄周无能,没有本事照顾好你!保护不了自己的家人,庄周无能!”

    “庄哥哥!呜呜呜!”容儿把身子贴向庄子,一边走一边说道:“作为传道士,是不能有家室拖累的。庄哥哥,是容儿拖累了你。呜呜呜……”

    “庄周无能!负了师父,不能像师父那样,将道家学说传遍天下,是庄周无能!”

    两人来到都城,天已经黑了。

    城门还没有关,两人拿出户牒,要求进城。

    “不许进城!只许出城!今天进城的名额满了!”

    “任何人不许进城!”

    两个守城的护卫吆喝着,拦住两人。

    “我是庄子!我要求见君王!我是庄子!”庄子朝着两个护卫吼着。

    “庄子?”

    “主上要杀我娘!我娘是戴六儿!放我进城!我要见主上!”

    “等等!等等!”一个护卫阻止道:“你是庄子?你?你?你等等!等等!我去禀报一声,你是庄子?”

    “不用禀报了!放他进来!他是庄子!”

    这时!门洞中有一个人朝着外面喊道。

    在得到领导的允许下,护卫打开通道,放庄子、容儿两人进城。

    一个护卫小跑着到门洞那边,小声地问道:“放他进去?”

    “放!”门洞中传来领导肯定地回答。“凡是与庄子有关的人,凡是与戴六儿有关的人,全部放!这是总管的意思!”

    “是!”护卫小头目答应着,但心里却是想不明白。心想:你这不是放他们进去闹事、叛乱?

    庄子与容儿两人,轻车熟路,没有走大街,直接飞身上了屋顶,往皇宫方向掠去。

    两人刚进城不久,城外来了三十多个农民打扮的进城人。一个为首的人出示了身份名牒后,护卫们快速打开通道,放行。

    这时!门洞中的那个领导招呼道:“都来了没有?”

    那个为首的人凑到近前,说道:“我们分别从各个城门进城,准时到位!”

    “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