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庄子的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28章 庄子救母(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行刑!”大监就跟监斩官一样,在行刑台那边,大声地喊着。

    那些站在四周的宫廷护卫,听到“行刑”两个字后,也都在一边帮腔,齐声地喊着:“行刑!”

    行刑台上,刀斧手一把将戴六儿头顶上的帽子和面纱扯了下来,然后双手高举起大刀……

    “不要!不要!主上!不要!……”庄子哭喊了一嗓子,蹦了起来,扑向宋剔成。

    就在这时!黑衣护卫和其他贴身护卫迅速组成了一道人墙,拦在庄子与容儿两人面前。

    庄子一个转身,看向行刑台。就在这时!娘亲头上的帽子和脸上的面纱被揭了下来。娘亲脸上纵横交错的划痕,清晰可见。也就在那一刻,刀斧手的屠刀砍了下去。娘亲的人头,滚落在地,脖项上的鲜血喷涌而出。

    “娘!……”

    庄子往前一扑,昏倒在地。

    “娘!”容儿哭喊着,连滚带爬地过去,跪在行刑台下,把戴六儿的人头抱起。

    “娘!”

    容儿当看清是戴六儿的人头后,最终!无法承受这个打击,晕死了过去。

    宋剔成朝着宋荣子挥挥手,示意回寝宫。宋荣子朝着八个抬高轿的人挥舞了一下手臂,低声喝道:“主上回宫!”

    站在人群中的小监见状,迅速地跑了过来,跟随在宋剔成的一侧。

    “都准备好了没有?”宋剔成低声问道。

    “回主上!一切准备就绪,孔护卫已经接管宫廷护卫队,都城护卫那边,也由我们的人接管了。一切都在主上的预料之中,万无一失!”

    “嗯!将庄子、容儿打入死牢!”

    “是!”小监答应一声,又跑了回来。来到行刑台这边,掏出金质腰牌,在众护卫面前一晃,喝道:“奉主上口谕!将庄子、容儿打入死牢,择日处死!”

    几个宫廷护卫上前,将昏迷中的庄子、容儿两人五花大绑起来,拖往地宫中的死牢。

    自从行刑开始,整个皇宫都处于高度戒严状态。

    孔护卫接管了宫廷护卫队的防务,对宫廷内的防务进行调整。把自己的人,把宋剔成的亲信全部调到重要位置上。把黑衣护卫安排的人,全部换了下来。

    在杀戴六儿这件事上面,宋剔成与黑衣护卫有了严重的分歧。连续经过几次宫廷变故的宋剔成,在宋荣子等人的劝说下,不得不防一手。

    一旦杀了戴六儿,必然会引发庄子和道家的反抗。道家一旦反抗,就必须将其剿灭。本来!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就等庄子的道家来都城,一举消灭。

    现在!就怕把庄子的道家消灭后,黑衣护卫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黑衣护卫虽然表面上忠心,可毕竟在这件事上面做的有些过了。所以!宋剔成不得不留一手。

    还有!对黑衣护卫的怀疑,也与伍公公的突然失踪有关。

    怎么可能呢?在这个关键时刻,伍公公会突然失踪呢?

    要知道!伍公公对于屈姨娘的死和司城青莲的失踪,一直有愧于心。所以!当戴六儿带着信物来认亲的时候,伍公公是不可能突然失踪的?这是他最想看到的一幕。

    所以!宋剔成怀疑:伍公公的失踪,很有可能与黑衣护卫有关。

    他追问大监,可大监就是不说。而那个毒死伍公公的小监,他又不知道,所以无从了解。

    怀疑是黑衣护卫后,宋剔成的疑心更重了。

    伍公公是父君最信任的人,也是他最信任的,保护父君和他登上了宋国的君王宝座。你杀这样地忠臣你是何意,你这不是明摆着要反主吗?

    此时都城之外,宋剔成的亲信大军也正在日夜兼程,往都城这边赶。

    这可不是开玩笑地事,这是大事!

    这次事件若是能成功,宋国将会换来几十年的太平。若是失败,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的都城内,隐藏起来的那些道家隐士,也一时之间乱了套。

    他们通过内视,7*24小时注视着皇宫内的动静。当看见戴六儿被拉出来,当着庄子的面砍了头,一个个都震惊了。

    这这这?宋剔成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逼庄子反吗?

    也就在大家清醒过来,等着庄子通过内视发出指令的时候,庄子、容儿两人都晕死了过去。

    在这个时候,庄子要是还不反的话,那就脑袋有问题了。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庄子、容儿两人无法承受这个打击,晕死了过去。

    要是在这个时候,只要庄子一声令下,大家还不不顾一切地冲出来,杀进皇宫。

    明明知道这是个陷阱,这是个圈套,也要跳、也要钻。

    “动手不动手?”

    “干不干?”

    就在这时!那些隐藏在道家隐士队伍中的奸细、伪道家,趁机起哄起来。

    五隐士等人根本不知道,这些人都是黑衣护卫的人,都是被黑衣护卫收买的伪道家。他们是道家,但是!他们在黑衣护卫的银子面前,就不再是道家了。为了银子,为了自己能过上好日子,他们成为了奸细。

    “动手!趁着这个机会!大家士气高涨,我们就可以一鼓作气,把宋剔成给杀了。”

    “动手!”

    这些人就等道家真隐士动手,他们趁着这个机会,反戈一击。然后!灭了这些真道家,而立功受赏,享受自己的人生。

    大块头五人,见庄子晕死,又迟疑了。

    “还是等庄子醒来再说吧!”

    “如果庄子同意了,我们马上动手!”

    “我也支持!我们得听庄子的!现在!就看庄子的了。”

    “还是等等吧!娘亲都被宋剔成杀了,他还能不反?”

    “宋剔成这是什么意思?他这是逼庄子反?不!是逼我们道家反?还是?看这个样子,庄子是非死不可了!他既然狠毒到了这个程度,他就不可能放了庄子!这不明摆着?先杀戴六儿,再杀他。”

    “这个宋剔成!与庄子到底有多大地仇恨?怎么能如此残忍?当着庄子的面把他娘给杀了?没有天大地仇恨,这也不是人做的啊?”

    “一定是上次庄子在皇宫中讲道的时候,哪里得罪了宋剔成。不然?他怎么会这么残忍?”

    “对对对!我听说了!好像说!宋剔成的长子好像请教庄子长生不老之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