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庄子的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36章 始终是宋剔成的心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国医很快就赶了过来,见容儿流产了流血不止,赶紧给她止了血。

    孔总管让人拿来钥匙,把容儿、庄子手脚上的铁链锁开了。容儿与庄子两人,一直到现在手脚上面都还是有铁链的。

    给容儿服了一粒丹药,国医对戴六儿说道:“戴大侠!没事!她没事!她的身体好着呢!她是累的,才昏迷的,跟流产没有关系。”

    过了一会儿,容儿醒过来了。下面的血,也止住了。

    “容儿!呜呜呜!”庄子扑过来,查看容儿。

    “没事!庄哥哥!没事!不哭!容儿还能给庄哥哥生娃的!”容儿脸上露出一个疲惫地微笑,说道。

    “容儿!呜呜呜……”

    戴六儿过来,俯身查看了一下,朝着容儿点了点头。

    “娘!”容儿看着戴六儿,叫道。

    在那一刻,她的眼角流下了泪水。看到娘还好好地,她就放心了。

    “她需要休息,不要打扰她。哦!先用热水给她擦洗一下身子,再把身上的衣服都换了。这身衣服穿着,没病也能穿出病来。”国医又交待道。

    站在门外的孔总管听了,赶紧朝着一个机灵的护卫吆喝道:“快去快去!准备洗澡水、衣服!让后宫那边,安排几个侍女过来,要身体壮的,手脚稳的。”

    宋剔成的寝宫那边。

    宋剔成在众人的搀扶下,进了寝室,在几个侍女的服侍下,匆匆地洗了一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又匆匆地出来了。

    寝宫的大厅内,地面上已经打扫干净了,物件也整理好了。但是!空气中还是充满了血腥的味道。

    “主上!”宋荣子快步上前,站到宋剔成面前一侧,等待着主上的问话。

    “事情怎么样?”宋剔成着急地问道。

    “回主上!都城内没有传来动静,那些隐藏起来的道家,并没有行动……”

    “庄子呢?”宋剔成打断道。

    “庄子他?”

    宋剔成急不可待地追问道:“他?他怎么了?”

    “回禀主上!”宋荣子又上前一小步,低声说道:“庄子他没有反,他认娘了。主上!只是?”

    “只是什么?”宋剔成很不耐烦地喝道。

    对于宋荣子的吞吞吐吐,他很不满意。他要的是结果!庄子到底怎么样了?什么态度?什么表现?没有把他吓住?有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容儿她小产了!听国医说,是个男孩……”

    “什?什?什什么?”宋剔成一听,顿时一阵头大!

    怎么?怎么又出了这个幺蛾子?

    “不过容儿很好,国医给她服了一粒丹药,止了血,调养几天就没事了……”

    “寡人去看看!”宋剔成打断道。

    “不可!主上!”宋荣子阻止道。“现在!青莲公主她也有些接受不了,哭她的孙子呢!庄子他?可能也一时想不通……”

    “那那那?”宋剔成着急地说道:“寡人不能没有表示吧?”

    “主上可以让御厨给容儿沌些补汤什么地送过去,给予照顾就行了。至于庄子,不必主上亲自见他,由青莲公主告诉他就行了……”

    在宋荣子的劝说下,宋剔成才安静下来。

    来到平时处理公务的地方,宋剔成又没有心思投入工作,还是不放心地问道:“都城外的那些道家呢?”

    “回主上!奴臣已经派人去了,应该不会有大事。皇宫里面没有出事,外面的道家乱不了!”

    宋剔成听了,眉头又皱了起来。

    心想:这个庄子!也难怪黑衣总管要杀他,还真的不是一般人物?要是真的杀了他,还真的会引发道家的谋反!这样地一个人物,杀他也不是!不杀他又是后患,也不是!这这这?

    “那?黑衣总管他?寡人当怎么处置他?”宋剔成抬起头,朝着宋荣子看着。

    宋荣子想了想,说道:“既然伍公公把他叫去了,就由伍公公处理吧!”

    宋剔成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他虽然还不知道具体原因,但他已经猜测出来了,黑衣护卫在其中一定是做了不少愧心事。要不然?得势后的他,对伍公公是很不礼貌的,动不动就用大帽子压制着伍公公。

    而今天!当伍公公出现后,黑衣护卫吓得当场跪地。

    要不是他理亏,他是不会这样地!

    伍公公回到寝宫中的地下密室,把其他人喝退,让黑衣护卫一个人留下。

    黑衣护卫没有了往日的跋扈,趴在地上,不敢抬头。

    “在我还在的日子,我随时可以取你性命!你就好自为之吧!”伍公公坐到平时闭关的位置上,睁开眼睛,朝着黑衣护卫看着。

    见黑衣护卫趴在那里,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伸手按了一下身边的一处按钮,打开床头上的机关,从里面取出一个盒子。再从盒子内取出一个玉瓶,拔开玉瓶的瓶塞,倒出一粒药丸,吞服下去。

    用功将药丸的药效扩展开来,才慢慢地睁开眼睛。

    “我之所以没有杀你,是因为我老了!主上的身边,也需要一个更年轻的贴身、贴心护卫。念你对主上一片忠心,才没有杀你!

    还有!我答应先主了,一定要找到小公主,并且照顾好小公主。现在!我要兑现我的诺言。

    我真的没有想象,你会这样!竟然敢连我都下毒手!你要是这样下去,你会很快就死的。就算主上不杀你,其他人也看不惯你的跋扈!

    对待主上,要忠心!而不是操心!你所操的心,是如何保护好主上,可不是操心主上如何处理事务。

    主上作为一国君王,若是没有那个能力,先主怎么可能会把君位让给他?

    你以为啊?先主用了近一生的心血,才得来了宋国君王的位置,他能把君位传给一个没有才能的儿子?那样?他一生的心血不是白费了?

    我跟随先主四十多年,从来不过问先主的事。先主做事,我等奴才无法理解。但是!结果却是好的!作为君王!不在意行为过程,而在意的是结果!就好比我们到某个地方去,不管选择走哪条道路,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能够到达那个地方,完成目的。哪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