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寒门状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〇八一章 铭记历史的土木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胡嵩跃得知战报的内容后,心头大震。

    战报是发往京城的,乃是宣府镇北关口张家口堡传报在张家口一代发现大批鞑靼骑兵出没的消息,属于紧急战报。

    胡嵩跃心想:“还好不是宣府镇,只在张家口堡,就算鞑靼人攻破张家堡口,杀来也需五六日,有足够的时间撤回居庸关!”

    之前胡嵩跃还想去见沈溪,提原地扎营休息之事,但在得知这战报之后,他意识到沈溪的判断并不是空穴来风,这会儿鞑靼人很可能惦记上宣府镇了。

    如果鞑靼人的主力出现在宣府镇周边地区,以目前自己人马的战斗力,十成中连一成胜算都没有。

    九月二十二,夜,沈溪所率兵马仍在行军,速度慢得出奇,一直到二更时分,一行才抵达怀来县城北郊。

    沈溪没有让继续赶路,因为此时军中上下俱已疲惫不堪。

    在接到就地扎营休息的命令后,很多官兵搭建好帐篷便直接入睡,甚至连晚饭都没吃,更别说是就近找河流漱洗一番。

    连沈溪自己也困顿不堪,进到寝帐倒在毛毯上便睡了过去,连衣服和裤子都没有脱。他做好了准备,如果夜里传来警讯鞑靼骑兵靠近,便不再回师居庸关,而是直接驻兵怀来县城。

    在鞑靼骑兵迫近的情况下,如果连个围墙都没有,沈溪实在不知道自己这支队伍有什么胜算,就算困兽犹斗,最后的结果也是引颈就戮,为了避免被鞑靼人记恨报复,还不如直接抹脖子,或许能留个全尸。

    好在当晚并未有什么情况发生,第二天早晨,沈溪很早就起来,下令全军进食干粮后再次拔营,官兵们叫苦连天……一天行军五十里,在他们看来根本就是不可理喻之事,好似沈溪故意折腾他们一样。

    大军回撤的速度仍旧不快,沈溪亲自督促,在队伍前后来回巡查,但收效甚微,士兵们该不走还是不走,就算用鞭子抽照样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转眼半天过去,到了正午时分,一行在离开怀来县城大约二十里之后,突然有快马传报,这次前来报讯的不是宣府镇通传消息的快马,而是沈溪之前派出去刺探消息的斥候。

    斥候神色间明显有些惊恐,见到沈溪后几乎是从马上滚下来,冲到正站在路旁督导官兵前进的沈溪面前,结结巴巴地说道:“大……大人,大事不好,有大批北夷骑兵,正在往怀来方向赶来,距离此处不过八十里!”

    “嗯!?”

    沈溪顿时皱起了眉头,这玩笑开得有点儿大,鞑靼骑兵说来就来,转瞬之间就仅仅距离八十里了?

    胡嵩跃正在旁边游说沈溪放缓行军速度,听到这个消息后惊愕地喝问:“此话当真?”

    “军报不敢有半字虚言!”斥候下跪行礼。

    胡嵩跃顿时紧张起来,继续问道:“北寇有多少人马?”

    “回胡将军,暂且不知北夷兵马数量,但均为骑兵,沿路扬起漫天灰尘,应不低于千数!”斥候回道。

    沈溪皱起了眉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看来撤回怀来县城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大人,您说什么?就算北夷杀来,但距离此处尚有八十里,撤回怀来县应该还来得及……鞑靼兵马众多,只有进入怀来县城方可保证高枕无忧!”胡嵩跃神色惊惶,至于之前让沈溪减速行军的话,只字不提。

    沈溪摇头:“快马传报是要比鞑靼骑兵前进步伐快一些,但也只快了稍许,我估计如今鞑靼人距离我们最多不过四十里……此处距离怀来县城已有二十里,你说从此处北上,我们相互间的距离越拉越近,是我们先到怀来县城,还是鞑靼骑兵先追上我们?”

    胡嵩跃张大了嘴,一句话没说出来,别说这里距离二十里,就算只有十里,在相向而行的情况下,也不会比鞑靼骑兵跑二十里更快。

    “大人,那该当如何?”胡嵩跃无比地紧张。

    沈溪将马鞭捏起来,往地上甩了甩,扬起一阵沙尘,大喝道:“传令,三军立时加速前行,向东往居庸关方向撤退,务必在鞑靼人追上之前,找到可以依托的城塞来驻守!”

    胡嵩跃琢磨了一下,道:“大人,那只有回怀来卫,否则……”

    话说到一半,胡嵩跃说不下去了。

    因为此去怀来卫还有二十里,以目前的速度推算,应该无法进到怀来卫。但是,在前面途中还有另外一个选择,但这个选择是在万般无奈之下才可以作出的选择,因为那里正是几十年前令大明蒙羞,令英宗“北狩”,令明朝社稷危如累卵的土木堡。

    在那场铭记历史的“土木堡之变”后,这座城塞早已荒废不堪,如今只是作为驿路上的一处普通驿站来使用。

    几十年过去,土木堡城塞已经破旧不堪,里面只有地方巡检司派兵驻守,在西北大规模战事发生后,土木堡如今已是空无一人。

    这次不用沈溪动员,就好像当初沈溪带宋书等人去延绥镇送炮听说鞑靼人追来的反应一样,官兵们这会儿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别说是辎重,连兵器和盔甲他们都不想要了,准备直接把盔甲脱下来“轻装上阵”,但上的不是战场的阵线,而是加入到逃兵的阵营。

    沈溪绝对不容许这些士兵将兵器装备抛弃,在任何情况下,这些东西都是确保最后能安然脱身的本钱。

    沈溪不会放弃任何保命的手段,就算他现在放弃三军,单骑往居庸关逃跑,也无法在鞑靼骑兵追上来之前进入居庸关。

    “沈大人,要不那些火炮、火铳、弓弩和弹药,都扔了吧!”

    紧急关头,胡嵩跃和刘序等人又开始过来找麻烦,这些人就好像苍蝇一般在沈溪耳边嗡嗡个不停。

    沈溪怒道:“丢了那些火炮和弓弩,等于是丢掉性命,你们想横死在鞑靼铁骑之下?”

    胡嵩跃道:“可是大人,有那些东西拖累,我们根本没机会在北寇抵达前退回怀来卫!”

    沈溪冷笑不已:“就算没有那些火炮,我们跟鞑靼人比速度,两条腿跟四条腿比,有机会?留着武器装备,尤其是那些火炮和火铳,我们至少有一线生机,既然怀来卫我们无法抵达,就先进土木堡吧!”

    听沈溪说要去土木堡,胡嵩跃、刘序等人都快崩溃了。

    土木堡是什么所在?那是被钉在大明耻辱柱上的地方,就算夺门之变英宗复辟后,也没打算重修土木堡,只是在里面修建显忠祠,但好在有一点,土木堡距离怀来县城也就二十多里,距离他们目前的位置只有几里,眼看土木堡在望,总算不用太赶。

    “大人,要不再斟酌一下?”

    胡嵩跃和刘序等人都过来劝解,“可将步兵留下进行防御,以骑兵之速度,往居庸关撤兵,或许明早之前便可抵达居庸关!”

    沈溪打量胡嵩跃等几名把总,暗忖,想得挺美,让别人来为你们殿后,你们可以跟骑兵一起逃回居庸关?事后责任还不用你们来背,等着我去扛?

    这样的事情,你们连想都别想!

    沈溪道:“三军上下共同进退,若谁再言骑兵先撤之事,一律以扰乱军心处置。几位将军,你们可有想过,就算将步兵留下,有几人会安守原地抗击鞑靼骑兵?莫不是他们以为自己脖子上的脑袋长得太稳,可以扛住鞑靼人的利刃?”

    胡嵩跃等人无言以对。

    明摆着的事情,如果让步兵留下,最后的结果不是这些人抗击鞑靼,而是各自逃散,根本起不到殿后的作用。

    没有这些人拖延鞑靼人的时间,即便骑着马也根本跑不过鞑靼的骑兵,因为按照蒙古人的规矩,出征往往是一人双马甚至三马,随时可以换马,但大明这边一头马用到底。等马力耗尽,到头来不但要身死,而且死得非常窝囊。

    “沈大人,听您说来,必须要进驻土木堡?”胡嵩跃着急地问道。

    “进!”

    沈溪不再跟这几人废话,现在保命要紧,没资格挑三拣四。能有土木堡作为镇守的堡垒已是不错,正好只有几里路,进了土木堡之后还有一两个时辰休整、架炮、构筑防线,沈溪甚至觉得这一战还是有机会获胜的。

    佛郎机炮在大明边关许多城塞中成为摆设,因为他们对于新式火炮不会运用,就算有张老五等人培养出来的炮手,但平时少有或者没有操练,技术也很差劲儿,对于火炮的性能和发射等等都没有清楚的了解。

    沈溪是谁,他可是引进和监督制造佛郎机炮之人,正是他力主推动,又是在实战运用大获成功后,佛郎机炮才逐渐配备到边关各城塞。

    这八十门佛郎机炮,在沈溪手中所发挥出来的效用,可不是平常那些城塞守备兵马所能比拟。

    大军一路小跑,在沈溪的监督下,没有谁敢丢下东西,一路向前走了几里,终于来到土木堡前。

    原本士兵很担心,因为他们在往宣府进发时,曾觉得这城塞实在破旧得不成样子,可回来时被鞑靼骑兵追赶,却又觉得这居高临下的城塞,可以当成避难的后花园。

    土木堡修建在海拔六百多米高的隆丘上,与周围的平原有大约几十米的落差,其形状大致为船形,堡城南北长约五百米,东西长有一千米左右,城墙高六七米,猛一看还真能起到遮蔽保护的作用。

    可惜不止官兵们有此想法,当沈溪一行大约八千余众抵达时,土木堡内还有一群“不速之客”滞留,这些不速之客正是从西北各处逃难、往京城迁移的难民。

    沈溪之前出兵路过土木堡时没有太过留意,此时撤兵要驻扎土木堡内,才知道土木堡如今虽然荒驰,但往京城去的难民,很多就在土木堡内落脚,难民数量从沈溪最初预估的三五百人,一路飙升,虽然到最后未详细清点,但沈溪大致推算出土木堡内的难民数量超过万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