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寒门状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〇九三章 狭路相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这次迎击明军的作战中,鞑靼人有一定的思维定势,认为明军火炮必然跟三年前榆溪河之战一样陈列于前排,他们以为从侧翼来攻,一定能避开明军的火炮打击。

    鞑靼人却不知沈溪在军阵两翼,各藏了十门火炮,本身就是横向架设的炮筒,在战时只要将两侧的盾牌阵撤去后,炮口就可以正对侧翼两个方向,发挥佛郎机炮面杀伤的威力。

    火绫之前所经历战争,无不是正面战场的搏杀,她有着跟明军交手的丰富经验,但没有跟沈溪交手的机会,饶是她作战经验丰富,也未料到沈溪居然会使出如此“阴招”,不但在侧翼部署有火铳兵,还隐藏有佛郎机炮。

    当火绫察察觉到危险后,想指挥兵马分散,已然来不及了。

    “兵马,后撤!”

    火绫先是喊散开,但发现如此根本无法阻挡对方火铳兵和十门火炮的攻击,至于另外一个方向自侧翼发起进攻的鞑靼兵马她更加提醒不到。

    此时就变成鞑靼骑兵各自显示反应力和骑术了。

    “轰轰——”

    炮弹落地爆炸的声响不断响起,鞑靼骑兵阵中,应声便有四十余骑倒下,还有部分骑兵身中弹丸,身体和坐骑俱都负伤,但仍旧强撑着分散向前冲锋。

    “分散!杀!”

    火绫的命令,瞬息再变,当她发觉明军的十门火炮只是造成几十骑的死伤,而原本密集的火绳枪的发射声在炮火响起便停下后,又重新拾获信心……此时她再次回到冲锋队伍中间,准备指挥鞑靼骑兵冲进明军军阵中,将明军阵型冲垮。

    此时火铳兵几乎每人都打了三轮枪弹,随身携带的三个填装好子弹的子铳已经消耗殆尽,所以按照规定需要撤入阵中再进行填装。

    不过加起来九轮打击,已经给鞑靼人造成了大约一百多人伤亡……随着鞑靼人阵型变得稀疏,佛郎机火铳的准头显然变差了许多,远远达不到第一轮便给鞑靼人带来四十余人伤亡那种佳绩。

    火绫指挥马队继续发起冲锋,明军步兵方阵再次变化,随着长枪兵架设出长长的枪阵,宛若刺猬一般,如果鞑靼骑兵不刹住马脚,最后的结果必然是一头撞到枪尖上。

    而此时,枪兵后排的弓弩手出现,此时鞑靼骑兵距离明军枪阵不到一百步,完全进入弓弩的射程。

    “嗖嗖嗖!”

    随着箭矢发出,之前鞑靼人赖以抵挡箭矢的重装骑兵,已经被火铳兵和佛郎机炮的弹丸消灭光了,鞑靼骑兵的后续冲锋人马相当于处于不设防的状态。

    轻骑突进,最怕的是陷阱和弩箭,明军虽然没有挖掘陷阱,但毕竟有弩箭和枪阵作为屏障。

    鞑靼骑兵仍旧在挺进,但此时他们的战力已大幅锐减,这还是火绫亲自统率的兵马,有她在队伍中坐镇,战斗力能得到一定保障,另一边没有主帅率领的兵马,折损更为严重。

    只是这九轮火铳、一轮佛郎机炮、一轮箭矢,就令鞑靼骑兵折损严重,两翼八百多人马,火绫这边折损超过两百人,而另一边已经高达七成。

    战场上的形势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

    之前对于此战抱着谨慎怀疑态度的明军将士,发现鞑靼人“不过如此”,士气大振,不等对方杀到近前,弓箭再次射了出去,再次从马上倒下一排鞑靼人。

    历尽艰辛后鞑靼骑兵终于杀到近前,但面对如林的长枪,许多鞑靼骑兵没法控制冲势,连人带马撞了上去,变成了血肉葫芦。

    火绫目光敏锐,立即从这些撞开的缺口中,带着大约一百五十余骑冲入大明军阵中,而另一侧更惨,只有七八十骑。

    但这个时候,土木堡城南、城北方向鞑靼人的援军,开始陆续出面在明军左右两翼战线上。面对四面八方不断捅来的长枪,身边的鞑靼骑兵越来越少,火绫原本濒临绝望的心情,重新变得振作起来。

    “杀!”

    鞑靼骑兵增援的速度很快,虽然他们来势汹汹,但沈溪指挥的明军也完成调度,骡车阵转了个方向,这次正对的不是正厮杀在一起的军阵,而是对准了鞑靼援兵集结的方向。原来,明军军阵前排的佛郎机火炮,不是用来消灭眼前之敌,而是作为打击侧翼包抄的鞑靼兵马的重要手段。

    这是沈溪提早预料到的情况,他预见到了鞑靼人出击的方向,自然也能揣度出鞑靼人援兵的方向,所以在战事开启后,沈溪一直占据局面上的主动,处处把握先机。

    佛郎机人援兵赶来战场的速度非常快,本身土木堡就不大,不过是一里宽,两里长的一座小城堡,这种堡垒在西北之地比比皆是,若非这里曾经发生过改变明朝历史的土木堡之变,这种小城根本就不值得人关注。

    鞑靼骑兵高速杀来,顿时令明军军阵承受的压力加大,杀入军阵中的鞑子骑兵,如同杀不死的小强一般,骑在马上左冲右突,明军士兵缺乏配合,左支右挡,但就是无法快速地消灭敌人,一旦让敌人里应外合,明军的覆灭似乎就在旦夕之间。

    “轰,轰,轰!”

    火炮齐射声惊天动地响起,这次一侧不再只是十门炮,而是一次二十门火炮齐射,威势惊人。

    明军长枪兵和刀兵,挥舞手中的兵器,跟火绫亲率鞑靼兵马展开血战,而从远处杀来的三千鞑靼援军已往明军军阵冲杀而至。

    炮弹不时从明军军阵头顶飞过,不管在哪个方向,都能听到轰隆隆的声响,马蹄声、喊杀声、惨叫声、悲鸣声交织在一起,土木堡西门外成为了一片血腥的海洋。

    火炮两轮齐射后,鞑靼骑兵援兵已经距离明军军阵不到一里,此时若再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即便鞑靼人折损已经超过一千骑,仍旧可以凭靠剩下的人马击破明军军阵。

    就在此时,胡嵩跃率领增援人马,不知何时自敌人援军后方出现。

    “轰轰轰!”

    远处不断有爆炸声响起,但这次不再是火炮发射出的炮弹爆炸后造成的动静,而是胡嵩跃驱赶的骡驴自杀队伍,正在用自杀式攻击的方式,对鞑靼援军发起进攻。

    胡嵩跃麾下这支人马,可不是什么正规的骑兵队伍,除了五十名骑兵和两百名马夫外,其余全都是骡子和驴。

    这些牲畜如今尾巴后面绑着火把,北上背负着炸药包,开战后,点燃火把和炸药包的引信,牲畜因为被火灼烧的疼痛和恐惧,只能一股脑儿向前冲,鞑靼人的增援兵马本以为这是什么厉害的骑兵队伍,等靠近才发现是着火的骡子和驴,冲击力道之大,不是说停就能停下来的。

    两方一交战,就不断有火药爆炸的声音传来,牲畜和鞑靼骑兵同时被炸得血肉横飞,扬起的尘烟沙土遮天蔽日,时不时地就有骡子和驴的嘶鸣声传来,这些牲畜不知道什么是后退,就是朝着一个方向冲击,追着鞑靼骑兵的屁股,在这种短途的追赶中,驴和骡子的速度并不比鞑子的骑兵慢多少。

    当鞑靼人发现这些牲畜是着火的爆炸物,想躲开时,却发现这些牲畜到处都是,冷不丁就在身边炸开,然后两眼带着血色不甘地一头栽倒在地。

    明朝没有那么多马匹供应,但骡子和驴的供应一向充足,本来只是作为运输用的骡子和驴,这会儿全都变成了沈溪在战场上使用的武器。

    “杀!”

    鞑靼援兵的到来,没有立时令鞑靼人反败为胜,相反战局变化更为复杂。

    鞑靼骑兵和明军步兵、火铳兵、弓弩手以及着火的牲畜自杀队,几乎参杂在了一块儿,兵马交锋中,根本分不清敌我,只知道骡马队伍中不断发出惨叫和爆炸。

    “冲锋!”

    沈溪下达总攻命令。

    沈溪知道,战局发展下去,明军一股气弱下去,那逃兵数量就会大幅度增加,还不如趁着如今乱战,令三军发起反击。

    在这种混乱的局势下,鞑靼骑兵的优势已然不复存在,这成为一场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战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