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9章 冯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睹着走路不太稳,蹑手蹑脚换鞋的冯晓,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们不明白,冯晓到底干嘛去了,

    而且……

    他为什么又要回来,

    他怎么可以回来,,

    如果说,先前的俄罗斯转盘游戏可以活下来一人的话,那么事后活下来的那人与冯晓携手,再与不会死的小寻,就等于三人将寒门传承了下去,

    可如今……

    冯晓,你凭什么要回来,,,

    众人内心大吼,但他们却没有吭声,因为他们怕,

    不是怕白厉会对他们怎么样,而是怕白厉对冯晓如何,

    白厉半眯起眼眸,瞥了一眼哽咽的王跃,内心细细思索,似乎这王跃先前就观察到了,这些成员当中冯晓没有在,所以他在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使得自己已经忘记还有一人了,

    直到现在,那人从外面回来了,白厉这才反应过来,

    不过,白厉却也没吭声,他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脚踩着王跃的脖子,戏谑的看着?暗中蹑手蹑脚,摸?往里头走的冯晓,

    冯晓并没有看到客厅内的情况,因为他是直接走去厨房的,除非他刻意扭过头去看,否则已他的视角,是无法看到客厅情况的,但这不代表客厅内的众人看不到他,

    “他手上提的是什么东西,”瑟冷冷也怔住了,她看着厨房内的冯晓,

    只见,冯晓开启了厨房的灯光,背对着众人,将手上提着的塑料袋放到了厨具上,然后开始乒乓敲弄起来,

    他似乎……

    在熬什么东西,

    众人下意识认为,冯晓是不是生病了,不然的话,时间这么早天还没亮,酒意还没完全清醒的他就从床上爬起来出去买东西,然后又在厨房熬药,

    白厉没说话,众人更不可能傻到去发出动静声,因为他们知道,如果现在大吼的话,恐怕冯晓还没反应过来,白厉就将其抓住,甚至是……直接杀掉了,

    而不吭声,则还有一丝希望,

    要么是冯晓自己渐渐地发现了端倪,然后逃走或者想办法解救众人,要么是冯晓又再莫名其妙一次走出了俱乐部去了外面,

    吭声提醒冯晓,等于死,

    不吭声,还能有一丝希望,

    该怎么选择,众人不是傻子,相反,打电子竞技能当职业选手的人,不一定是学习成绩好的人,但一定是聪明人,

    聪明人,自然知道如何权衡,所以,虽然没有沟通,但寒门所有人都始终一声不吭,只是静静的看着厨房里忙活的冯晓,

    白厉似乎对冯晓好像没有什么太急的杀心,就仿佛戏谑的白厉只是坐在?暗的客厅沙发上,如同猎杀者一般,看着这莫名其妙连冯晓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如此大事,逃过一劫之后的举动,

    渐渐地,厨房传来一些奇怪的味道,

    这股味道,虽然众人不知晓是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在熬药,

    冯晓到底在做什么,,

    所有人一头雾水,没有人明白,他们只是傻傻的看着冯晓兢兢业业,认真的进行这一系列动作,

    “有趣,”白厉暗道一声,

    他实在是觉得有意思,这戴眼镜的瘦弱青年,连俱乐部发生了如此致命之事都不知道,还被蒙在鼓里,竟然在厨房瞎忙了起来,

    在这段时间内,王跃没有轻举妄动,其他人或许绝望,可他永远不会就此轻易放弃,

    任何人,任何事,永远不存在百分百的无破局方式,有人,就会有弱点,有事,就是根据人来决定的,

    王跃虽被白厉踩在脚下,可他的眼眸,却是充满对?明的希望之光,他在寻找一切可循的生门,

    可无论怎么找,王跃都始终没能找到任何方式,

    怎么办,

    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解救掉所有人,,

    王跃无比焦急,就在他快要乱了心之时,突然,他看到了一根非常渺小,异常不起眼的小东西,

    这小东西,是一根牙签,

    毋庸置疑,此牙签是属于胡小跳的,整个俱乐部之内,唯有他喜欢有事没事嘴里叼着一根牙签,如今,王跃在地板上看到这细微的一根牙签,

    这个节骨眼上,能够拿来用的,恐怕也就只有这个了,

    可是……只是一根小小的牙签而已,又有什么用,牙签能杀人吗,,

    突然,

    王跃脑海中一丝想法闪过,稍纵即逝,他又没能抓住那道想法,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了,

    “冷静,一定要冷静,”王跃内心暗道,

    他方才已经想到了一个念头,只是那个念头一闪而过,没有让王跃抓住,他此刻只能拼命的回想,那个一闪而过的念头究竟是什么,

    蓦然间,王跃彻底想起来了,

    牙签,的确可以杀人,

    这个世界上,任何尖锐的物品都能拿来杀人,毫不夸张的用科学理念来说,如果把一张纸急速飞转,当这张纸的飞行速度达到一定层次的时候,是可以切断血肉的,

    同理,牙签,凭什么不可以当做武器,,

    只是,对于这种武器,王跃实在是想不到该怎么拿来使用,或许,在道上摸打滚爬,经常街斗的混混胡小跳知道,

    王跃想到他,原因无他,就因为胡小跳这类人,说白了就是混混,他们平时打架,都是借用一切可以使用的物品当做武器,当然,只会一味用砍刀吓唬人的混混,那是最低级最底层的,真正拿命去打架的人,都是什么东西可以给人造成伤害,就使用什么,

    想到这些,趴在地上的王跃偷看了一眼正在目视厨房的白厉,而后悄悄的将那根牙签握在了手上,

    紧紧攥着,

    别看这只是一根不起眼的牙签,在这等局势面前,这或许就是所有人最后的救命稻草,

    突然,厨房里变得无比安静,敲弄声消失了,唯有熬东西的细微沸水声,而冯晓……

    走了出来,

    他低着头看了一下手机,喃喃自语,“现在是五点钟,还有两个小时大家就得起床训练了,昨天喝了那么多酒,肯定头疼无比,但愿这一锅醒酒汤应该在两个小时之内可以熬出来……”

    自言自语着,冯晓脸上又浮现出一抹担忧之色,“不对,会不会太辣了点,小寻哥和季阎哥从不吃辣,吴琦姐好像那天说她来例假了,跳哥最近长了点痘痘,不想吃辣,应该得少放点辣椒才对……”

    然后,他回头又钻进了厨房内,如果他方才只要是抬头平视前方,必然可以看到众人被绑住的场面,

    可他,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那便是弱弱的低着头走路,

    而方才客厅内距离冯晓仅仅只有不到十米距离的众人,早已泪流满脸,他们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

    傻,

    多傻的一个傻子,

    天还未曾亮,他就静悄悄爬起床,在这秋风萧瑟的季节里,冒着冷风去街上购买做醒酒汤的一系列材料,这些所作所为……仅仅只是为了不想让俱乐部的大家早上起床后头疼,

    大家都喝了酒,起得太早确会头疼,这是没错,但是别忘了……

    冯晓起床更早,,

    而且他也喝了不少的酒,可他竟然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强撑着从被热乎的窝里穿衣服起来了,

    究竟是什么,才能使得喝得乱醉如泥的他,强行醒过来,

    是意念吗,

    冯晓……又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如果说,胡小跳是逗比,辣鸡是嚣张,季阎是冰冷,王跃是平静,吴琦是魅惑,伊寻是腼腆,那么,毫无疑问,寒门内众成员可以给冯晓上一个完美的标签,

    ——懦弱,

    与敌人剑拔弩张时,冯晓永远是哆嗦的一个,被队长训话时,他永远是瑟瑟发抖听从教导的一个,他的整个英雄联盟打法,从来都不激进,

    因此,俱乐部的大家经常调侃他,笑他不够种,虽然只是开玩笑,但众人此时却悔恨不已,

    众人稍微回想往日的平常生活,就不难发现——

    当大家都起床时,已经把早餐准备好的人是他,当没烟时,屁颠屁颠跑腿去买的人是他,当训练赛打了败仗大家心灰意冷、烦躁不堪时,慌手忙脚安慰大家的人是他,甚至就连洗手间的马桶堵了的时候,一声不吭跑去疏通的人还是他……

    “冯……晓……”胡小跳目光空洞,呆呆的看着厨房内忙活的背影,

    瑟冷冷此刻才突然发现,原来,自己一直都忽视了这名处处为俱乐部、为大家着想的选手,

    懦弱吗,或许吧,

    “真是个有趣的家伙,不过很可惜,他也得陪葬,”白厉阴森森的轻语,

    他说话声音很小,厨房动静声很大,专心致志认真调配醒酒汤的冯晓完全没有听到,他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已经站在了死亡的最边缘地带,

    胡小跳狠狠地瞪了一眼白厉,

    而瑟冷冷,则是带有祈求的目光,看着白厉,似乎是在恳求他不要对冯晓下手,

    “呵,”白厉嗤之以鼻,他根本不会因此而饶冯晓一命,

    只是,注意力全放在厨房内的他,没有察觉到的是,被他踩在脚下的王跃,在不知不觉中,将那一根牙签,插在了胡小跳的休闲裤上,

    牙签穿过裤子,触碰到了里面的皮肤,胡小跳感觉到大腿有些刺痛,下意识往下瞥了一眼,

    而后,他看了看趴在地上低着头一动不动的王跃,?不作声地将那一根牙签,紧紧地攥在了手中,

    同样的,胡小跳开始在内心疯狂推演起来,

    他在推演——

    究竟该用怎样的方式,才能杀掉白厉,

    牙签,可以杀人吗,

    倘若有人询问胡小跳这个问题,毋庸置疑,他必然毫无疑问点头说可以,

    如果手法运用的合理,牙签是可以穿透人身上的某些部位的,最容易的无疑的耳朵,这是一个非常薄弱的地带,若是用牙签狠狠一扎,定然可以直接刺透耳膜,再深入一点,就能致命到脑部,

    除了耳朵之外,还有肚脐,

    只是,这两者都被胡小跳给排除开外了,原因无它,这两个地带,都几乎不可能下手成功,

    如果说耳朵还很勉强的话,那么肚脐是完全做不到的,

    ——只是小小的一根牙签而已,总不可能穿透白厉的厚外套,直达肚脐,而且,就算是可以穿透白厉的外套,也判断不出来范围小的肚脐究竟在哪个部位,

    想到这些,胡小跳下意识的在悄无声息当中,瞥了一眼白厉的……眼睛,

    眼睛,这个部位无疑是不二之选,

    在不知不觉中,胡小跳已然做出了某种生平最重要的决定,也是他输不起的一次博弈,

    赌赢了,一切都结束了,这个对寒门充满无尽威胁的恶魔,将会彻底从世界上消失,可倘若赌输了……所有人,还是会死,只是恐怕,不会死的那么痛快……

    突然,厨房内的灯光再度灭了,

    这是一个信号灯,也就意味着,冯晓要出来了,他一出来,必定会看到客厅内被绑住的众人以及将王跃踩在脚下的白厉,

    王跃,冲胡小跳眨了一下眼,

    生死与共,共同征战这么多年的战友胡小跳,自然明白王跃的意思——

    冯晓出来,直接动手,

    因为,那时将会是白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冯晓身上,是他最薄弱的时候,

    随着脚步声传来,众人的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他们是多么希望,冯晓不是朝着客厅而来,而是直接出门继续坐电梯下去,

    “来了,”胡小跳与王跃眼眸猛地一凝,

    啪嗒一声,

    冯晓摸着墙壁,打开了客厅的灯光,刹那间,他看到了如此难以置信的一幕,

    他愣住了,

    而其他人,则是被这灯光被刺了一下眼睛,长时间待在?暗环境中的他们,面对如此灯光,总归是有些不适应的,

    “你好,你已经死了,”白厉嘴角微微一扯,夹着钥匙的手,已然举起,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王跃猛地发力,

    “冯晓快跑,”王跃从地上迅速半爬起,扑倒了白厉,嘶声大吼道,

    白厉反应速度极快,他往后暴退两步,手中的手枪再次对准了王跃,“找死,”

    就在他将要扣动扳机的那一刹那,一直没有动静、如狗一般忍辱负重,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的胡小跳,迅速出手,

    他的攻击目标,不是眼睛,而是前关穴,说的通俗易懂点,便是人尽皆知的薄弱太阳穴,

    这是胡小跳临时改变的注意,

    若是攻击眼睛,也顶多只是暂时让白厉一只眼睛失明,他仍然不会死亡,到时候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胡小跳不愿见到有人发生意外,所以他选择了孤注一掷,

    前关穴,这是一个极度脆弱的穴位,此穴位中央地带是没有头骨的,寻常人在这个穴位上稍微用点力气摁几下,都会造成一些不舒服的感觉,倘若用尽全力在这个地方狠狠一击,会让人出现短暂的眩晕,严重点甚至直接昏迷过去,而一根四公分长的牙签,整根插入前关穴,将会造成什么后果,

    极大的概率,直接暴毙而死,

    “给老子去死啊啊啊啊啊,,,,,”胡小跳般若癫狂,右手急速挥击,猛地袭向白厉,

    王跃扑倒白厉的动作,只是为了转移掉白厉的注意力,而真正动手之人,是胡小跳,

    这也是白厉完全没有想到的一点,

    胡小跳的动作,在白厉眼眸中无限放大,他反应过来了没错,可他小脑给身体下达的动作,依旧没能闪避开来,这就是所谓的意识到了,操作没跟上,

    即便如此,白厉却不觉得有多大的危险,

    看着胡小跳那一拳袭来,内心暗道,“这要是能一拳打死我……”才想到这,他便失去了任何意识,

    拳头,

    不,那拳头里,藏着一根毫不起眼的牙签,

    “怎么……会……”白厉怔怔的看着胡小跳,已经彻底说不出话了,

    扑通,

    白厉往地板猛地倒下,沉闷的声音,是绝地反击,破晓?明的胜利,

    胡小跳大口喘气,虚弱道,“终于……结束了……”

    “干的不错,升职加薪,”趴在地上受伤严重的王跃,勉强露出了笑容,

    被口塞堵住了嘴巴的众人突然莫名其妙的“呜,呜,”起来,胡小跳撇了撇嘴,瞪了他们一眼,吊儿郎当道,“急啥,让本跳喘口气先,待会再给你们松绑,”

    “呜,呜呜,,,”众人仍然疯狂大叫,并且,他们眼中泪水永无止境的流淌,眼睛死死的通红,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胡小跳和王跃才意识到了不对劲,他面带疑惑的看了一眼瑟冷冷,结果却发现,她目光呆滞,双腿有些不稳,摇摇欲坠,

    王跃和胡小跳面露疑惑,下意识的迎着瑟冷冷的目光所向处看去,

    下一刻,两人愣住了,

    “冯……冯晓,”王跃声音有些颤抖,

    胡小跳艰难的以受伤的右手撑起身体,再艰难的站起,他呆呆的看着冯晓,那一刻,他仿佛苍老了许多,

    “冯晓……冯晓……”

    瑟冷冷看到了,她看到冯晓眼神的涣散,呼吸的孱弱,还有那血流的声音,

    她这一声轻唤,没有唤醒冯晓,却唤回了王跃仿佛在一瞬丢失的灵魂,随着一声凄厉的大吼,王跃猛地扑向那个脖子被血染红的身体,

    “不,,,,”

    王跃的冲势在冯晓身前硬生生止住,他伸出双手,扭曲着面孔,强忍着内心那被刀剜般的剧痛,手指颤抖触碰到了那一把钥匙,

    他看清了冯晓血肉模糊的脖子,脑中轰然一片,一手将他轻轻托起,一手颤抖着按在他的脖子伤口处,拼命的想把血液硬塞住……

    手在颤,全身在颤,心更是剧烈的颤动着,

    那止不住的鲜血没有任何保留的涌出冯晓的身体,王跃的心被撕开,再撕开,直到被撕裂,

    “冯晓……冯晓……”

    声音颤动的几乎无法听清,王跃轻轻晃动着他的身体,用极尽柔和的声音呼唤着,左手,依然死死摁住冯晓的致命伤口处,

    “队……队长……”

    一丝弱弱的声音从冯晓口中溢出,他缓缓张开那几乎完全失去色彩的双目,透过眼镜片,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队长,

    “冯晓,你……痛吗……”王跃轻声问道,他怕自己的声音太大而惊扰到安静的他,

    胡小跳猛地冲了过来,他跪在地板上,呆呆的看着冯晓,而后突然暴怒吼道,“你他妈为什么不跑,为什么不跑,,,”

    “救护车,对,救护车,”

    胡小跳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口袋,才想起,手机放在了卧室里,当即,他看向身后还在发楞的瑟冷冷大吼道,“快,快他妈打120,,”

    而后,胡小跳使劲揉了一把脸,冲冯晓破口大骂道,“你身为一个懦夫,凭什么不跑,你他妈有什么资格还想着救人,你他妈是个懦夫,懦夫啊,懦夫就应该跑才对,,,”

    冯晓喏动着苍白的嘴唇,手臂缓缓的,颤抖着抬起,但刚刚抬起,便又无力的垂了下去……

    他的眼睛很重很重,使得他双目慢慢的闭合着……

    王跃痛的几乎断掉呼吸,他开始有些用力的晃动起冯晓的身体,痛苦的喊叫着,“冯晓……看着我,看着我啊,不要睡着……看着队长啊……队长送你去医院,对,医院,求求你,不要睡着,看着我啊……”

    “队长……我……”

    冯晓细微的余音在王跃耳边回荡,他再次尝试着抬起手,可失去力气的他,根本无法做到,“我……我……”

    俱乐部所有成员声泪俱下,看着冯晓没有出声打扰他,因为他们都想知道,冯晓究竟想说什么,想做什么,

    “你说,你说我听着,”王跃连忙握住他的手,

    “我……我……”

    冯晓不知从哪来的力气,挣脱开王跃的手,在众人呆呆的注视下,他颤抖着抬起手,而后……

    他竖起了一根中指,

    冯晓笑了,笑的很开心,用他生平从未用过的语气,也向来不敢说的话,一字一字说道,“我不是……老子不是……懦夫,我……操你妈的……”

    他将中指高高举起,仿佛这是他的骄傲,

    渐渐地,他的双目终于完全的合上,那竭力举起的右手完全的垂下,轻微的晃动着,

    众人仿佛被万箭穿心,王跃的身体剧烈的晃动了几下,手臂用力的收紧,再收紧……

    冯晓,心跳全无,气息全无,身体的温度在慢慢的下降着……

    生机,全无,,,

    胡小跳颤抖着看向王跃,不愿相信,“这……这小子……死……死了,这他娘的,胆子肥了,竟然敢喷起我来了,不……不行……这小子怎么可以死……老子还没喷回去,他怎么有资格死,”

    殊不知,胡小跳早已泪流满面,

    王跃呆呆的看着躺在冰冷的鲜血遍布地板上的冯晓,自嘲的摇了摇头,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不,他没死,他只是回泉水了而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