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养鬼为祸(劫天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一百九十二章:伏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哼,死到临头,还想要投降,简直是不知所谓,”我冷冷的把传言令牌收起来,而几位鬼帝都是互看一眼,渡途飘过来说道:“桃止此獠阴险狡诈,如今想投降,莫非是诈降,”

    “无论诈降与否,我们都不能留他,”酆域非常果断的说道,

    “不错,桃止这厮,唯独不能留,”嶓冢鬼帝断然的说道,至于其他两位鬼帝,当然也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大家显然是不准备接受桃止的,

    不过桃止和罗浮在其他鬼帝心目中,印象确实不怎么好,除了和大鬼皇走得近,人品实在也不咋的,欺凌其他鬼帝也是常事,这墙倒众人推,确实印证了这桃止的结果,

    随着大军的逼近,桃止的信息顿时频繁起来,我密切的让官员注意桃止和罗浮的位置,一边是稳定这家伙的情绪,反正到时候抓起来,历数他的罪状,就算不杀,免去他的官职,也得把他关个千八百年,

    七八日过去,数股大军合流,逼近了桃止山,而这时候,桃止鬼帝和罗浮鬼帝已经按照我的要求,带了所有的官员,一并到了界外投降,

    我身后,鬼道能战之力几乎都汇聚这里,光是超品的神仙,就十多位,这桃止鬼帝和罗浮鬼帝毫无退路,投降也就成了他们的最后一博,

    “大圣皇,我们投降了,都是前任大圣皇唆使我们的,我们对你一向都很有好感,这次完全是迫于无奈呀,”桃止顿时跪了下来,哭得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只是搭配了他阴险的眼睛和肥头大额,怎么看我就觉得怎么不瞬移,

    罗浮也跪了下来,手放在了胸前,诚挚的说道:“大圣皇,我们确实是受到前任大圣皇的蒙蔽,你也知道的,皇命不可违,我们纵然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抗旨不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为臣,我们就听命一朝,眼下您继任大圣皇之位,我们以后也是会听你的,”

    “我接受你们的投降,不过同样,你们也要接受我给你们定下的几个条件,”我冷冰冰的说道,

    桃止和罗浮互看一眼,都从对方眼睛看出了一丝犹豫,我冷哼一声,道:“怎么,你们似乎不大愿意的样子,”

    “不会,不会,我们怎么会不愿意呢,”桃止连忙说道,

    罗浮却咬咬牙,眼睛骨碌乱转,这家伙天生反骨,自然不会轻易接受条件,

    看他们一副心甘情愿的样子,我冷笑一声,说道:“呵呵,前任的大鬼皇几乎把我们鬼道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但他为我鬼道也算是做出过贡献的,所以按照两千年打了两次对折,我打算关他个五百年,众神无有不服的,你们觉得呢,”

    “有错必罚,大圣皇英明,”桃止鬼帝毫不犹豫的拍马屁起来,而罗浮已经心生一丝不甘,只‘嗯’了一声,算是没意见了,

    我却依然带着冷笑,扫了两位一眼,道:“而你们两位,这次也不顾鬼道不堪重负,以私利而起兵,当然也要受点惩罚的,难道不是么,”

    桃止立即站了起来,一副惊愕的看着我:“这……大圣皇,我们也是受前任大圣皇的蒙蔽……”

    “凃冥,你想怎样,”罗浮咬牙也站了起来,露出了一抹警惕,

    “呵呵,想怎样,念在你们镇守罗浮山和桃止山那么多年,确实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等你们投降后,免官罢职,两千年来个对折,关个一千年,然后我会放你们自由,你们能接受么,若是能,就赶紧投降,敢说一个不,现在死,”我双目寒光如有实质,震得桃止脸色惨白,而罗浮双目欲裂,

    “大圣皇英明,”后面渡途连忙站出来呼应,而酆域和另外几个鬼帝自然也跟呐喊起来,而这五个字,很快如同山崩海啸一样响起,无论我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

    数百万的大军,这气势的恐怖,确实震得罗浮和桃止面色惨白,现在他们就算是要反,也摄于这股崩天一样的洪流,

    “为……为什么,那他们呢,他们为什么好端端的站在这里,为什么没有被罢免,他们也参与了这次对你的剿杀,”桃止立即指着抱犊、嶓冢、罗酆这三位鬼帝,

    抱犊、嶓冢、罗酆全都目光游弋,显然是害怕我会跟着处置桃止、罗浮一样处置他们,

    我却冷哼一声:“他们盲从,罪犹可恕,而你们是这次针对我,想要剿灭我的领头羊,却还有什么话好说的,而且,不单是这次针对我,妄图让鬼道陷入万劫不复,你们治理罗浮山和桃止山,同样让无数鬼道生灵涂炭,列数无数罪状,也是你们咎由自取,与人无尤,关你们千年而不杀,已经是我法外开恩,若不同意,我现在就把你们杀了,”

    桃止和罗浮面露惊惧,互看一眼,桃止咬牙切齿,而罗浮根本是瞬间犹豫后,就朝着身后逃亡了,一边逃一边怒吼:“凃冥,你这背信弃义的东西,我罗浮绝不会放过你,绝对不会,”

    “呵呵,那你就死吧,”我冷冷说道,看向了一直跟着我的禁奴,她这次看起来清醒之极,双目中寒光飘移,却始终不理会我,我只能看了一眼蚩圣,说道:“蚩圣,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遵令,”蚩圣单膝鬼帝,嗖一下就朝着罗浮飞去,

    “还有哪位,要参与围剿罗浮的,”我扫了一眼身后,结果禁奴已经不知去向了,我皱了皱眉,却看到禁奴居然一剑劈向了蚩圣,

    “滚你娘的,什么鬼东西,”蚩圣大怒,仿佛身后有眼睛似的,一棍子就往身后的禁奴抡去,

    禁奴一瞬消失,再度出现在蚩圣的身后,念了一声‘纳灵法’后,剑如流星赶月,顷刻打了数百剑,

    蚩圣闷哼一声,虽然拼命反击和防御,竟还是身中数十剑,大骇之下连忙飞退向后,

    禁奴桀桀冷笑,显然这是为了报之前还是器灵的时候的仇,这家伙睚疵必报,自然不会放过这次的机会,

    我摇摇头,皱眉看向了两头穷奇,这两头老虎就听话多了,顿时往罗浮追了过去,

    蚩圣虽然拼命逃窜,但禁奴杀意更盛,怎么会让他逃走,追着过去又是一连串的猛攻,蚩圣又是身上中了好几剑,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眼下只能是拼死抵抗而已,

    这禁奴实力在我之上,对上蚩圣,更是如大人欺负孩子,造成了完全是一边倒的局面,

    “好剑法,我来会会你,”身后的汪诗沛仿佛见猎心喜,一瞬间以迅雷之势冲向了禁奴,一掌击出,有断石裂山的威力,直接把空间劈成了两半,同时也拦住了禁奴的攻击,

    “禁奴,住手,”我一副要掐咒诀的表情,这让禁奴对我扫来一道冰冷的目光,

    我冷冷的看着她,但这禁奴却不是随便听令的疯子,忽然消失后,就出现在了汪诗沛的身后,狞笑一声,把身上吸收来的能量,瞬间放射了出去,

    “有意思,”汪诗沛却是高手,两只手恍若耍起了太极一引一带,顿时将这股力量引到了一边,随后还一掌击出,轰出了一道青色的能量炮,

    “妖孽,还不死,”蚩圣也在禁奴头顶出现,趁机一棍直敲下来,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桃止也逃跑了,这家伙趁着这大好机会,立即往另一边无防守的地方疾飞起来,不过渡途却早就注意他很久,当然不会让他逃走,

    然而,就在我觉得一切尽在掌握的时候,桃止却在这时候大声喊了起来:“妈的,你们魔神界还等着干什么,难道真要看我们都给凃冥杀了不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